601752438

【归剧来兮】玩笑与约定,随性又任性

2015-04-01 12:41


——专访树大招剧组


关于剧组

        “树大招”的开始起于好朋友间的打闹,两人开玩笑着说能否创造只有她们两人的剧,说上平时想说的话,在舞台上演绎一些平常没有机会表达的东西,于是尽管大家都身兼数职,这个剧组还是就这么成立了。

       领队是大四的学霸,参加了很多年的剧星,在今年的比赛中也在许多剧组中帮忙;女主角是中文剧社大四的前辈,正“不苟言笑”地带领着小鲜肉们步入正轨,严谨扎实地打着基础;编剧是大三的学生,年年“严肃认真”地活跃在剧星的舞台上;剧组里还有一个大一的小鲜肉,带着对戏剧的热爱走上了舞台;当然还有许多林林总总的朋友们帮忙着道具、音效、舞美。

       平常几人都是做着幕后的工作,因为这样偶然的玩笑而走上台前。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不同于演员的视角,使得他们在舞台上的表现力惊艳四座。不同年级、不同身份对“演技”的不同理解,让整个剧组在欢乐的排练中不停擦出小火花,不断润色这部话剧。排练的时间很短,自然对剧组成员的要求也变高了,老前辈自是成熟有担当,收放自如;而小鲜肉的演技也让原本忐忑的他们眼前一亮。当然如果排练时对某个地方的表现手法理解有所不同,在这样“民主和谐”的剧组中自然是相互探讨,反复比对,以达到最佳效果。编剧在接受采访时说:“乐乐姐能获得最佳女主角我是相当高兴,因为毕竟以前她都在幕后,没想到演技这么赞!”小伙伴接话:“你不也最佳女配角呢!”,编剧作害羞状,“你可以不用这么直白~”

       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凑在一起,不为功利,只因为“好玩”“完成心愿”。“剧社的师兄将生活分成两种日子,有剧排的日子和没剧排的日子。”,相比之下,树大招显得更为随性轻松。“不退赛”是最后的底线,比赛前一周才开始背台本、排练,而排练的现场也是嘻嘻哈哈,此起彼伏的都是模仿领队的“天哪!”,虽然很仓促,但做着自己喜欢的,演着自己所爱的,效率极高,效果极好。

       这群人在生活中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自然不存在演完就分道扬镳之说。“领队直博,还能继续玩耍,而乐乐姐虽然在远方读研,也还是会远程操作的!”编剧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群因剧结缘、思想相近、节操相似的人们撞到了一起,要分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未来很长很远,这样的情谊是能相伴着一直走下去的。


关于剧本

       初赛的时候树大招的《哑·诵》获得了该场的最佳剧本,同时编剧也受到了现场评委老师的青睐。不过剧本在获得认可的同时,也有人反映看到最后不是特别理解。“对啊,比完赛有现场采访观众,就有观众说,‘虽然我看得不是懂,但我很喜欢树大招’,我还是很在意前一句话的!”编剧笑说。

       剧本主要表现的是“语言对人的影响”、“语言的力量”,灵感大多来源于编剧的专业课。细细想来,语言的威力并不小,无言、有声,都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作为中文系的学生,有一种对语言独特的灵敏度,于是便想通过这个剧本来表达自身对现状的思考,以此引起我们对当下社会中有关于“话语”的反思。

       “无论是看电视、看电影、看书,我都喜欢那种有所隐喻的,我觉得什么东西都不要说得那么直白,让人会心懂了就好了。”于是在剧本的创作时,总是要拐几个弯才表达出剧本的主题,而不让它直接显露出来。“如果直接讲出來不就没意思了嘛。”编剧笑说。所以观众觉得“很喜欢”,但却最后却有点“晦涩难懂”。

       “不过这也给了我一个提醒,在写复赛作品的时候不拐那么多个弯了,不过还是要一个度,哎我现在是一个拧巴的状态。”这感觉就好像是“理想”和“现实”发生了冲突,如何在二者间保持一个平衡,如何将“想表达”的东西通过一个恰当的“表达方式”呈现出来,拐几个恰当的弯让主题能“犹抱琵琶半遮面”。

       “本来想写一个《哑·诵》系列,或者说是对《哑&middo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