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我是

转自刘翔熙:关于我SCA5日志,请注意几点:1.AA本身没有错,事实上AA之前美国社会很多大学的门对有色人种(包括亚裔)是完全关闭的.例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AA前是几乎纯白学校,AA后亚裔占到40%,废除AA仅看成绩后亚裔比例不降反升;那么大家自然可以问一下AA前亚裔为啥进不了伯克利?2.SCA5之所以遭到反对并不是因为AA,而是因为改变了教育中公平竞争标准,由成绩一样时侧重有色人种变成了不顾事实的给特定群体加分(例如给拉丁,非裔加分,亚裔减分)这本身就是违反AA初衷的;3.历史上饱受歧视的亚裔努力学习不应成为今天被歧视的理由和原因 2014-02-27
上一篇     下一篇 共186篇  

【杂文】Positive Priority 和 性 2014年04月21日 01:04:43

 

很多人吐槽我的文章中文夹杂英语。写的时候很激动,所以只想要用最便捷的方式来表达。并没有刻意炫耀或者推崇外语,只是生活的环境让这样的表达方式变成了最为便捷的一种。所有可以转换的地方我都改过来了,其余的部分,因为我从一开始学一些概念的时候接触到的就是英语,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最合适,就留在那里了。各有各的观点,每个人的评论都很有趣。只是想提出这个隐形的问题,至于它严重与否,亦或者是否是一个问题,还留给各位定夺。

 

----------我-----是-----分-----割-----线---------

 


今天在翻新浪的时候,看见了一条很让我觉得悲凉的长微博。说是外国人在贴吧里聊天谈论中国女性。中国女性对于白人男子有着特别的狂热的喜爱。相比于面对亚洲男子的矜持和对于中国男子的挑剔,她们面对白人男子的时候往往都显得很廉价。不少白人男子在底下留言说,在中国,想要和漂亮的女人上床实在是太容易了,她们都好像是倒贴的一样。常常会遇见不少主动搭讪的,其中不乏少妇,大学生,和白领们。大概看了一下,一个外国男人从18岁到81岁,不论身材如何,相貌如何,在中国呆一两年,上几十个中国女人基本是平均数….”她们中的一部分对于自己丈夫或者是男朋友不满意,另一部分认为能够和白人发生性行为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



截取一个白人的跟帖:“Back in 2003, I had a German friend who often went to Buddha Bar on Maoming Lu. One night he went there and:

#1) He quickly met a local girl – took her home and fucked her. Kicked her out. Went back to the bar.

#2) Met a second local girl – took her home and fucked her. Kicked her out. Kicked her out. Went back to the bar.”

#3) Met a third local girl – took her home and fucked her. Kicked her out. Went to sleep.

True story. And probably not that unusual either. I have told some local “friends” this story. They never believed me. The all claim that local girls are traditional and ‘good’. Cracks me up.”

 

当我近乎于愤怒的把这段文字给我的男朋友(韩国人)看的时候,他却告诉了我这样的一个故事:

他休了一年的学环游世界,当他旅行到中国的时候,在酒吧里听见白人男子非常得意地和众人说,自己夺走了一个中国女孩的贞洁并且让她怀孕。他听见白人们在那里比较谁睡的中国女孩更多,并且把自己面对中国女孩的便捷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优势。他和我说,当他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感到的不仅仅是深切的愤怒,更多的是悲哀。为什么白人男子能够在中国有这么大的优势?他问我,在他们的眼里,你们中国女孩简直就是廉价,甚至不要钱的东西。白人在中国同时有两三个女朋友简直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说,请不要overgeneralize我们中国女孩。不是每一个女孩子在和白人接触的时候都会把自己放在inferior的地位上的,negative stereotype是最为恐怖的东西。

 

他回了我一句话,他说:你不是曾经告诉过我你小时候觉得的理想结婚对象也是一个白人吗?


我辩解,说这是因为混血的宝宝很可爱!

 

他问:那你有没有想象过自己会和黑人结婚呢?

 

他的这些话让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忽然发现即使自己再怎么不愿意承认,那些正向的stereotype还是存在于我的脑海里面。优雅,绅士,幽默,浪漫,这些全部都是我从小就有的对于白人的影响。或许是父母亲特别推崇德国的文化,或许是我小的时候在德国的经历十分美好,我心目中的白人,的确有着priority


最近在学社会心理学,刚刚好讲到了stereotype。说人们很容易地可以把inner-group的成员当作是独立的个体,但是却会把outer-group的成员当作是相似的整体。打个比方来说,我们很容易能够认识到,不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数学都很好,每一个中国人的天赋,性格个性,都是由个体来决定的。但是,当我们看见一个外界集体的人的时候,我们就会用一些成见来概括他们。比如说,每次当我们见到一个黑人的时候,我们都会想到他的体育水平,他的爆发力非常优异。每当我们看见一个犹太人的时候,我们都会觉得他聪明又吝啬。我们仿佛忘记了每一个人之间的区别。


这样的over-generalize会对一些弱势群体(例如黑人,或者穆斯林)产生极大的危害。现在有无数平等主义运动者在提倡人权,人人都在为弱势群体争取权利,努力地消除那些negative的观念,但是人们好像忽视了positive stereotype的危害性。最最重要原因是,人们本身不认为有一个正向的成见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毕竟对他人有正面的评价是社会所提倡的。因此,人们主动地忽视了positive stereotype的存在,或者说,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stereotype。少有学术研究来调查这样的成见的影响力,也没有主权人士来呼吁减少这样的成见。但是,我忽然意识到,这样子positivestereotype所带来的影响力并不会比negative的小,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绝大多数会回馈到我们自己的身上。


 

心理学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效应,说是那些被stereotype影响着的弱势群体,在内心深处也早就internalize了这些stereotype。心里学家们做了一个实验,说是让白人,西班牙人,黑人,还有黄种人分别罗列出自己心目中四个人种的理想平均工资。让人震惊的是,不管是哪一个人中,都潜意识地把白人列在了第一位。也就是说,即便在自由的条件下,黑人还是觉得白人,黄种人理所应当会得到比自己更多的工资。这样的internalization,不仅仅让黑人们潜意识里早就认定了自己在智力,领导力方面无法和白人相比,更重要的是,它让黑人们默认了自己inferior的低位。结局往往都是恶性循环。认定自己不行---自己一定不行---加强这样的认知。


反观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呢?那些放低自己身价,和白人们随便上床的女人,阐述的很大一部分的理由竟然是:我觉得白人很干净。我们同样把所有的白人看作了一样的整体。的确,白人里不乏优秀,卓越的个体,但是每个白人之间都有所差异。那些在中国就业的白人,又从社区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的,有曾经是失业油漆工实在过不下去的……肤色并不能够代表全部。很多时候,我们在和白人交流的时候,早已经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身段放低了。

 

最为可悲的是,当那些白人们看见了谦卑的中国人,便自以为自己本应当是更加优越的。一些从前不这么觉得白人也会被环境所同化。



早几年,我和我的外教在马路上行走,他不顾红灯就直接走到了对面。我很惊讶,询问他说,你们英国人不应该是非常遵守交通规则的么?他说:是的,我刚来的时候,也非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阅读(1466)| 评论(0)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