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389833

美剧新宠《纸牌屋》:它的精致来源于各个方面,包括音乐!快来洗洗你的耳朵吧!

2014-01-27 17:07

 

美剧新宠《纸牌屋》:除了大卫芬奇的操刀吸引了电影演员,它的精致来源于各个方面,包括音乐!快来洗洗你的耳朵吧!
大卫芬奇叫上了《七宗罪》的大恶霸凯文·史派西。叫来了“龙纹身的女孩“(女演员风格极其类似电影中的表演风格),大卫芬奇其实就是一个拍广告的,今年的“超级碗”马上要上演了,“超级碗”又给了《纸牌屋什么样的惊喜!

为《纸牌屋》配乐:作曲家Jeff Beal畅谈大卫·芬奇、Netflix热门剧以及爵士乐

当作曲家杰夫·比尔(Jeff Beal)听说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要参与拍摄Netflix制作的一部电视剧之后,他也为这个有趣的项目而按捺不住。

文章来源:The Credits
文章翻译:张小禾
文章编译:屋顶上的狗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著名转载自影视工业网,并且附上链接,多谢:)
-------------------------------------------------------------------------
Netflix创新美剧流程,一举成名!
这部剧就是《纸牌屋》,一个原创连续剧,主角是由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扮演的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弗兰西斯·安德伍德(Francis Underwood),一名志在复仇的政客。芬奇希望比尔能为他提供一些音乐素材,但比尔的作品最后成为了电视剧的主题曲,比尔也成了这部剧的作曲家。Varèse Sarabande唱片公司于四月九日发布了他的双碟版配乐唱片。

《纸牌屋》在二月份(13年)首次与观众见面,是Netflix的首个原创连续剧,并且立刻就成为了业界的焦点。一气发布了整季的全十三集,Netflix可以说是完全改变了电视剧的制作方式。它对于业界未来的发展会有多大影响,一直处于讨论当中。就像那些切中肯綮又饶有趣味的问题所指出的,这样的一次性“买卖”会对创作和观众造成多大影响,我们也感到好奇。比尔将在这次访谈中为我们解答。
美剧新宠《纸牌屋》:除了大卫芬奇的操刀吸引了电影演员,它的精致来源于各个方面,包括音乐!快来洗洗你的耳朵吧!
Jeff Beal
比尔的工作为他赢得了奖项和业内人士的高度评价,比如前面提到的芬奇,还有阿尔·帕西诺(Al
Pacino,他参与了帕西诺的电影《王尔德·莎乐美》,2011),艾德·哈里斯(Ed Harris,他参与了哈里斯的电影《波洛克》),以及很多的独立电影导演和纪录片制作人(有三部他操刀配乐的电影在今年的圣丹斯电影界上亮相,分别是《黑鲸》、《艾滋的战役》、When I Walk)。贝尔配乐的电视剧有HBO的《罗马》和《嘉年华》,以及ABC的《丑女贝蒂》。

作曲家的工作和工作方式科普:摆脱镜头语言的束缚,自由创作发挥!
The Credits(以下简称Q):你是怎样参与到《纸牌屋》中去的?
贝尔(以下简称A):我认识大卫·芬奇,我们曾经在超级碗的商业广告中有过很好的合作。那是大约五年前的事了,我刚刚完成《罗马》的配乐工作。当我看到他正在工作的这个新项目时,我非常激动,于是就去找他。大概在去年这个时候我们碰的面,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始正式拍摄,我们谈论了关于配乐的概念和想法。鉴于他一贯的工作方式,他希望我能在开拍之前给为他提供一些音乐的大致旋律。这对我来说挺有意思的,因为我知道他以前和特伦特·雷泽罗(Trent Reznor,Nine Inch Nails乐队的主唱,译者注)还有阿提格斯·罗斯(Atticus Ross)合作过,他喜欢这种工作方式。他会从旋律中寻找素材,然后在剪辑的时候使用它们,有时候甚至是在拍摄的过程中。

Q:谈谈你所说的这种工作方式,就是在开拍之前的配乐工作。
A:除了很欣赏芬奇的工作方式外,我认为他在电影中对音乐的处理非常有天赋,他能够充分理解音乐的力量。作为一个传统、典型的,为影片配乐的作曲家,我非常喜欢在拍摄之前作曲这样一个方式,我很高兴能有这么一个机会。当时我拿到了四份剧本,大卫·芬奇的笔记,然后就开始了工作。我认为这种工作方式对作曲家的好处之一是,它能让你摆脱镜头的束缚,这种束缚就好像是“现在有一分半钟的镜头,首先发生了这个,然后是这个,我得想办法把这两个情节点联系起来”,这种工作给创作加上了一个固定的套路,但如果你只是在单纯的用音乐表达电影的思想或是主题,你就可以自由的去想象,去定下基调。在我给他的第一组音乐片段之中,有三个后来都成了该剧的主要旋律,其中一个就是这部剧的主题曲。

音乐就是要传递情绪:它可以是感人的,可以是发人深省的,可以是愤世嫉俗的,但它也可以是精确、智慧、狡黠的,更具极简主义的风格。
Q:芬奇想要的是什么样的音乐?
在芬奇和我的第一次见面,他给我听了Supertramp乐队的《Crime of the Century》。这样的音乐我真的不太了解,但是在它的最后就有那种即席伴奏,把古典乐和某种更有力度的音乐奇特的融合在了一起。我想这就是芬奇想要的东西。我们试着用这样的音乐来表达政治的阴暗面,加上更多的电音,当然贝斯也是少不了的。这样就形成了弗兰克的主题音乐。它带有一种掠夺者的色彩,与这个人物相当契合。

Q:在剧中还有很多钢琴和电音。
A:在有些部分,我们用电音作为点缀,钢琴作为主体,这样能戏剧性的达到多种目的。它可以是感人的,可以是发人深省的,可以是愤世嫉俗的,但它也可以是精确、智慧、狡黠的,更具极简主义的风格。然后我要说的第三个主要元素是弦乐合奏,在整个剧中我都用了这个元素。我请了大概有十七乐手,他们的合奏是配乐里的一个重要部分。这样的音乐能够表达一种尺度,传递请绪,表现华盛顿的政治世界。

Netflix创新美剧流程对作曲有什么影响?我没有按照某种刻板的模式创作音乐,这真是非常的畅快、有趣。
Q:《纸牌屋》一次性播出了整季的内容,这种模式是否对你的工作产生了影响?
A:永远要把观众放在你的第一位。我们的看法就是,如果你看完了一集,你就会迫不及待的开始下一集。所以要我来说,这部剧创造性的把电视剧变成了一部超长的电影。这种的模式对我而言并不陌生,我曾经制作过HBO的《罗马》和《嘉年华》,它们的剧情非常线性,很有歌剧风格,而当故事的题材像《纸牌屋》这样独特时,这种体验就更美妙了。另一方面,这部剧中的配乐没有任何斧凿的痕迹,整个工作过程对我而言好似一种释放。在此之前,我只在极少的几部影片中的配乐能做到这点,比如与艾德·哈里斯合作的《波洛克》。我会经常回想这些工作经历,我没有按照某种刻板的模式创作音乐,这真是非常的畅快、有趣。

Q:所以说刻板的旋律是作曲家的敌人,对吗?
A:它是一个好工具。比如说剪辑师们就会经常用到它。他们会把其他电影中老套的旋律剪到自己的电影中去。这样做的一个原因是,早期的样片是要被送到制片厂去的,你可不想把一部没有配乐的片子送过去,那样太逊了!(笑)不过如果你的旋律都是生搬硬套的话,对于表达影片的人物弧光和场景氛围毫无益处,这些才是重要的东西。既定旋律的危险在于,它好似一种直线夹克……你会变得习惯它,某些情景下,音乐会引发一种固有的情绪,而有些特定的旋律又是如此契合当下的情境,以至于你很难做到更好。这样一来会照成雷同,以至于某些有名的配乐被过度的模仿。在你作曲的过程中这些东西阴魂不散,这对于个人的审美是非常有害的。

纪录片的音乐创作方式
Q:你最近参与了很多纪录片制作,从2012年广受好评的《凡尔赛宫的女王》到今年的四部纪录片。这是你特意如此吗?
A:我想要告诉年轻的作曲家,你要做的不仅仅是找到一份工作,而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