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97113

读书无用:我们无法忍受的丑

2013-09-10 21:55

                                                                                             肖继耘

 

马丁·路德·金说,这世界上最大的危险,莫过于真诚的无知和认真的愚蠢。又是一个开学季,网媒却充斥着读书无用的消息与讨论。在这个精明过头的国度里,读书可以看作一种投资,去认真考虑所谓收支平衡,以达到物质收益最大化,萦绕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急功近利的氛围?网媒的焦虑与阐述正呈胶着态势,把读书无用给分解得太过周全,让一些在犹豫边缘的人们下定决心,出离读书,不啻“教唆”。

读书无用从“荒谬”走向“讨论”走向“践行”,是社会犬儒主义的胜利。物质至上的回潮,对未来精确的计算,于个体而言,乃置生命于一种刚性的需要,认为生命的谱系是一个匀速的分布,恕不知,个中常态呈变速分布(正或负的加速都有),人的一生何以能预知过程?而且,退一步,可以有这种预测的话,恐本身是一种精深学问,知识怎能无用?

更进一步的是精神于个体的覆盖。决不是认识一两个字就能把生活料理得顺当。作为社会化的人,思考与反观是必须的过程。并且,正是人对自身的尊重,才使得他的雄心与自尊得到满足,继而在人群中出类拔萃,这首先是一个自我教育的向度,否则,人类早已堕入物类,甚至灭失了。个体的生活因为教育而变得可以同社会对接(主要在精神层面),是读书最大的功用。读书无用,无疑是把人作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