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94268

刑法解释的保守性应谨慎关照适应性

2014-08-28 15:13

 

 

                                                                                                                          发表时间:2014-08-27 22:42 

 

                                                                                                                            四川大学法学院 魏东

 

       当下我国反腐工作所秉持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简称“打虎拍蝇”)策略中较多地涉及刑法解释适用问题。刑法解释原理要求:在刑法解释适用中,为了贯彻执行罪刑法定原则和保障人权,应当坚持刑法解释的保守性,也就是说刑法解释不得偏激解释、过度解释,不得动不动就将一般违法行为解释为犯罪,更不得将合法行为解释为犯罪;而为了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又应当适当准许刑法解释的适应性,例如,将贪污贿赂犯罪的犯罪对象“财物”解释为“财物以及财产性利益”,将收受他人干股、土地使用权、低于市场价的优惠款等行为解释为“受贿”,即是刑法解释的适应性之体现。但是,刑法解释的保守性和适应性是一对矛盾。如何协调这一对矛盾并掌握好一个恰当的“度”,就成为刑法解释适用的一个是十分重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打虎拍蝇”领域表现比较突出,必须注意。笔者主张刑法解释的保守性立场,适当地关照刑法解释的适应性问题。具体内容包括三点:一是入罪解释的原则立场与出罪解释的常态化立场,即主张坚守刚性化、形式化的入罪底线的原则立场,准许有利于被告人出罪的客观解释、实质解释的常态化立场;二是入罪解释的例外方法,即主张谨慎地准许例外的、个别的且可以限定数量的客观解释与实质解释对被告人入罪;三是刑法漏洞的立法填补原则立场。笔者所主张的“刑法解释的保守性”命题,总体上有利于妥当解决片面强调和单纯应用刑法的主观解释与客观解释、刑法的形式解释与实质解释之某一种解释论的缺陷,因而是一种较为科学合理的刑法解释论命题;其中第二点,主张“入罪解释的例外方法,即主张谨慎地准许例外的、个别的且可以限定数量的客观解释与实质解释对被告人入罪”,其实也“适当地”解决了刑法解释的适应性问题,只是应当反对背离刑法基本原则而片面地、偏激地、过度地解决刑法解释的适应性问题而已。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解释论上主张“谨慎地准许例外的、个别的且可以限定数量的客观解释、实质解释对被告人”之例外解释方法,是刑法解释的保守性立场不完全等同于形式解释论立场的根本点之一,也是刑法解释谨慎兼顾“适应性”的重要体现。刑法的形式解释绝对地堵塞了通过实质解释补充规则对被告人入罪的渠道,尽管在形式逻辑上有利于绝对地坚守罪刑法定原则之形式合法性,但是其并不完全符合、也无法适当阐释刑事司法实践状况,这一点从贪污罪、受贿罪、诈骗罪、盗窃罪、侵占罪五个罪名之入罪的“例外解释”可以看出。同时,刑法的形式解释对于其准许通过实质解释出罪之立场,也无法在其所宣示的形式逻辑上获得说服力——因为溢出“形式”进行刑法解释为何还可以归属于形式解释,这是其无法自圆其说的一个“问题”。因而,陈兴良教授和劳东燕教授批评“刑法解释的保守性”命题是“以对形式解释论的误解为前提的”,认为“刑法解释的保守性”命题在基本立场上难以区别于刑法的形式解释论(参见陈兴良主编:《刑事法评论》第28卷,“主编絮语”第2-3页;劳东燕:《刑法解释中的形式论与实质论之争》,载《法学研究》第2013年第3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