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94268

善是刑法解释的最高理念 ——《一个知识论上的刑法学思考》读后断想

2013-07-20 14:45

                                                         善是刑法解释的最高理念

                                       ——《一个知识论上的刑法学思考》读后断想

 

                                                                                陈长均*

我国台湾地区刑法学家林东茂教授不仅专业造诣精深,而且文笔优美,所著《一个知识论上的刑法学思考(增订三版)》,是台湾地区刑法学领域的拔尖著作之一。该书通过对有关问题进行简洁、深入地探究,映照了林先生的独特心灵,彰显了作者在规制恶的领域潜心研究以求善境的决心和勇气。法律人研读此书不仅能够在刑法知识的殿堂中领悟到刑法真谛,而且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自己成为有知识而没有心肝的混蛋”。

尽管该书是一本论文集,但作者按照“刑法总论”、“刑法各论”、“刑事政策与刑事诉讼法”、“法律与文学”四部分的先后顺序进行总体安排,使得该书内容成为一个比较系统的和谐整体。“刑法总论”篇从刑法的社会功能、刑法体系的流变等方面予以探讨;“刑法各论”篇介绍了盗窃等具体犯罪的最新实践演变和理论成果;“刑事政策与刑事诉讼法”篇研究的内容不仅是刑事司法的重大问题,而且关系到具体法律的应用和立法的灰色地带;“法律与文学”篇则是作者以其独特的思维对刑法学研习方法和路径的深入思考。

“犯罪的追诉与审判、刑罚的宣告,只是刑法知识的下游工作。刑法比较上游的工作是解释学的问题,或称犯罪论。”[①]刑法解释的复杂性和找寻刑法真义的困难性,绝非法律圈外人能够切身体会得到。不论刑法解释的原则和方法有多少,正如储槐植教授所言——善是“良好解释的核心”。虽然“刑法是在恶缘的漩涡里打转的知识领域”,但林东茂教授将这“冷肃如冬日的知识”,用向善的解释理念来贯穿,将复杂、深奥的刑法问题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令人回味悠长。

法律是研究人的一门学问,“法律解释要依赖生活经验。不懂生活经验所作出的解释,会悖逆人民的法律情感,这可能造成社会不安。但尊重经验之外,解释法律还不可免的要作价值判断。”[②]比如,在刑法理论上,犯罪构成要素可以分为描述性因素与规范性因素:描述性因素是指那些简单地以人们的经验为基础来判断的因素,如“女人”;而规范性因素是指必须根据某个特定的标准进行价值判断的因素,如“猥亵”。在判断规范性要素时必须要考虑社会的基本观念,以当下的国民观念和社会价值为判断基础,从普遍的社会善念出发,“设身处地,觉知众人的心”。如果“只是抱着法典,把经验的法律当作一切”,案件的处理势必缺乏价值判断与现实关怀,处理结果可能会缺乏正义性与妥当性。因此,“法律要契接我们的生命,必须在生活经验之外,领略价值。这样的法律,不再枯索,而更能产生知识的魅力。”[③]

陈兴良教授在《刑法的价值构造》一书中论述说,公正、谦抑和人道是刑法的三大价值目标,其中公正是首要价值。实际上,这三大价值目标的实现无不需要善的理念。刑法解释者只有一心向善,目光不断往返于规范与事实之间,不偏不倚地平等对待每一个人,社会大众对正义的期许才不致落空。因此,“解释者心中必须始终怀有一部自然法,以追求正义、追求法律真理的良心解释法律文本。”[④]在讨论中止犯时,林教授认为,有些犯罪虽然形式上既遂,在实质侵害尚未出现前,如果行为人诚挚悔悟,也应准用中止犯的规定。例如,若对超市顺手牵羊将财物放入口袋(排除持有,建立自己的持有)后,随即觉得不妥又放回的情况发动刑罚,“太小题大做,不免儿戏”。如果不是从善念出发,遵循谦抑主义,对此行为就不一定坚持准用中止犯。诚如作者在自序中所写:“善,对于刑法这个领域尤其重要。无罪推定、罪疑唯轻的原则,不都是从善念出发吗?有善念,才不会放任情绪罗织,罗织一个没有辩解机会的人。”同样,法律人只有心存善念,以人为中心和目的,把人当人,才能对有利于和不利于行为人的事实一并注意,从而切实保障人权,实现人道。

当然,作者主张从善念出发来解释刑法,并非不顾被害人的感受和多数人对正义的期待而极端地将善念全部倾注于行为人一方。对于中止犯,学说与实务压倒性的观点是,自愿放弃不必出于伦理上的自我要求;可林教授主张,行为人的诚挚悔悟,伦理上的自我要求,应该是中止犯的核心要素。因为唯有诚挚悔悟者,才不具有社会危险性,才值得宽谅,刑罚权才有节制的必要。只有宽谅诚挚悔悟的人,社会大众的情感才不会被挑激;如果一并宽谅功利的算计者,社会大众就会效仿犯罪人。再如,在谈及刑事政策时,林先生认为死刑并非抵触自由主义。“死刑,只为了一个理由,重大犯罪人必须在伦理上终极的自我承担。死刑同时也证实了人的自主性:自己思索、自己做主、自己负责、走自己的路。”[⑤]

《一个知识论上的刑法学思考》不仅是林东茂教授对刑法学知识的深入思索,更是其对生命和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