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089103

职业规划-国企和私企里的学习或者学习本身-转自阳光石油论坛郝成舜

2013-12-22 09:31

提问:

 

楼主,您是怎样在国企的8年时间里学习建模和其他专业知识并达到如此的高度,学习的方法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以及平台是什么,能否讲讲您的经验。我想我们很多人在学习软件时面临的问题是效率较低。
在国企采油厂中,我们往往面对的是类型单一的油藏,您是如何接触到不同类型的油藏,是靠自己摸索么。


回答:

国企确实普遍是这样一个情况,就是工作和学习都比较平一些。也许有些内在的差异,有些部门稍微能有些学习的氛围,有些则可能更差一些。但是总的来说确实就是这个朋友提到的情况无疑,相信很多在国企工作了一阵子的朋友也会有类似的感觉。

我自己也许是一个个案,天生个性突出、单纯、好奇心比较重。不过,我对于学习来说一直都坚持要找到自己的高效率的方式,自己趁手的方式。比如我女儿的学习,——我一直鼓励她不要花很多时间去机械复习,而是找到自己的高效率时间段、高效率学习方式来复习,把更多时间用于自己的阅读或者个人爱好。所以,我想也许我的经历不足说明什么,只是算是一个特定情况特定人物性质的引子。

我刚刚入行的时候不是在采油厂,也没有接触到油田开发,而是另一个基本上同样类型的领域。整个地调研究所里学习气氛应该说比一般采油厂要稍微好一些,而且在我入职后不久就看到有些同事要考研究生深造或者通过其它的方式向一些杂志发表专业文章。

我本人原来是一个日语生(估计很多东北的学生也有跟我类似的情况),毕业以后才发现自己修了不足一整年没有拿上学分的英文都突然重要起来。“帕丝挖到”现在都要读成“password”了,并且时时的因为自己不懂英文而闹出各种笑话。地震解释软件中的层位英文horizon是一个很普通的词,几乎学习过英文的人都知道地平线的意思,但是很多日语生看到这个词会习惯发音“好里总”,同事也要反应一下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

那个时候恰好我的师傅也是一个日语生,他比我早了8年毕业,英文已经可以错乱着看说明书的程度,但是好像深知我一时掌握不了这门语言,所以在一些不特定的关键时刻也放任我在他身边看他怎么操作解释软件。我最开始接触地震解释软件的模块是从一个叫Z-map Plus的制图部分开始的,其中最重要的步骤就是Gridding参数的选择,那个面板我师傅从不当着我的面打开,也从不肯给我讲解他整个操作过程的意思。我再笨也知道他是怕我学会了他的本事。他这样的行为在油田里不想不断进步的同业者中比较普遍,倒也不值得批评什么。但是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气盛,就买一本《新英汉》整晚留在机房里对着软件查那些单词。这样查了差不多半个月就崩溃了,因为一个特别搞笑的原因:大家也知道,《新英汉》查不到专业词汇。

后来是一个同事救了我,是当时的系统管理员,他看我在对着屏幕查字典,就破例借了一套Z-map Plus的说明书给我,说先看看说明书再学软件会容易很多。如果你看到过老式的Z-map Plus的说明书肯定会吓一跳,是非常非常夸张的接近一千页的三卷大册。

这样的巨厚的、枯燥的英文书丢给一个日语生也许至少不算是直接的恩赐,但是包括我师傅和这个系统管理员都不知道我有着特别强的图形记忆力(也许跟我是左撇子有点点关系),我很快就找到说明书中操作步骤的部分,并能够迅速把那些步骤抄画到我自己的一个专门的笔记本上。等到师傅不用工作站的晚上我就另行建立一MFD文件和一ZGF文件开始一点一点的按照那些图形来试验。如果遇到问题,我就只好暂时停下来,因为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错误,以及窗口上给我的提示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甚至把阶段性的错误窗口也抄画到笔记本上,然后再大致找新英汉去猜其中可能的意思。还好就是我上学的时候FORTRAN和C都还不错,如果是数据格式的问题那个时候就能用FORTRAN或者C来搞一下。这些小程序后来被管理员发现了,他就又教了我一些C Shell命令和简单的AWK命令来代替那些简陋的小程序。同时他也向我的主管领导反映了我熟悉编程并热心学习软件的情况。

我的学习没有完全掌握的时候,我的主管领导就交给我一个特别的任务,要为他的PC作一个小程序。在我们那个时代,只有非常非常少的机会可以接触PC,甚至比Unix工作站还稀少一些。他让人帮我装了一个Turbo C编译器,然后就说:我把这屋钥匙给你,你晚上可以过来调试程序。小程序并没有花我很多时间,但是还好就是那个领导特别满意它的实用性。他就问我学习软件有没有什么困难。我说机时太少,有时候看一个礼拜的说明书才能抽到一个晚上我师傅不加班。他就给系统管理员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帮我找一台淘汰下来的工作站。然后跟我说,上面可能没有新版本的软件,你先用着。我现在其实也不知道为啥这个领导这么照顾我,他总是给我各种机会和便利让我能有学习的条件。大约一年以后我才真正掌握了Z-map Plus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只是我比较乖巧的是把Z-map的等值线数据搬到了曾经给领导编的PC小程序上,他不用亲临机房也可以检查我们各个项目组完成的构造图了,虽然最开始我的程序还不能处理断层,也比较难放大缩小。

然后这个领导就每年安排我出差学习各种软件的机会。当然,我这个人天性跟我师傅不同,我喜欢帮助那些不熟悉软件的单位大姐们,还给她们提供各种我编写的小程序或者Shell Script来帮助她们减轻一些文件格式转换的小工作。我后来曾经反思过这个事情,我觉得也许我不藏私的习惯和我喜欢帮助人的那种热情在领导推动全工作站地震解释上有所助力。所以我在见习期满一年后就被安排当了项目长,虽然其实项目其实是让一个大姐来负责技术把关,但是从工作地位来说已经可以跟我师傅平起平坐。

学习地震属性分析和储层预测的相关软件,领导给上级的理由就是我是学测井的,在工作中表现出很强的地质分析能力,然后就派北京学习、涿州学习。老实说,最初学习软件也并不能一下子就真的弄懂软件背后的全部的理论框架,但是我这个人也许一直就是一个好奇的人,所以不管是学习什么都要琢磨这个所学软件的目标,并且让自己的地质理念能够尽快的控制我使用的软件。

地质建模软件和地质建模理念我是在ESSCA工作的时候才开始学习,虽说携近10年勘探地质和丰富的软件操作经验,但是最初对于建模也完全是一个外行,对于开发也完全是一个外行。不怕告诉你一个特别可笑的事情:在现在叫做LandOcean的公司的前身工作的时候,有一次领导安排我去勘探院听一个开发所的项目汇报,是个很大的项目,类似咱们现在说的油藏精细描述,从沉积、构造、储层——这样一直讲到钻井工程的一整天的汇报。在会上我才第一次意识到我们发现的油田并不是一个静止的东西,如果你抽油,油就流动,很多情况因为抽的过程而发生着变化。真的,我自己是一个采油厂出生采油厂长大的孩子,但是我从未想过这些。但是一旦这个窗口给我一个缝隙,那种感觉我就无法控制的觉得这中间很多可以了解的东西。

当然,我并没有天真到因为这种好奇就想要放弃了自己作反演和储层预测的目标,但是一则新闻改变了我的职业轨迹:我听说我最希望投身的Jason那个时候刚刚收购了一个地质建模软件,他们将会把Framework的工作向这个新模式转移。那个时候我就生出一个冲动,想要自己来了解建模技术,好让自己可以在给Jason投简历的时候更有自信一些。于是我在网上一搜索,发现了有一个叫Petrel的地质建模软件在中国有代理商叫做ESSCA。也许人生有时候比小说设计还要离奇,那年春天SEG会在五洲大饭店那个会议中心举行,我从公司拿了展览票去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演讲,正巧迎面碰上了ESSCA当时的总经理。他原来是我们研究所平行的处理中心的主任,在项目汇报等事情也曾经见过,等到我离开油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副处。我迎面遇到他的时候还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油田,于是跟他很是客气了一番。不过他很坦然告诉我他现在离开了油田在一家叫ESSCA的公司供职。我大吃一惊,忙问他要了名片。当晚我就给他打电话询问是否有机会可以去他麾下供职。他说,你的能力我是了解的,只是我们的方向跟物探不沾边。我说我学习能力不错。他犹豫了一下,说不妨先到公司看看。我去参加了一个比较随意的面试,当时的一个英文名字就叫Jason的技术支持跟我简单聊了聊,然后就跟他的领导说我可以。于是这位总经理,同时也是我以前的老领导狠狠的在薪水这块儿压了我一下,他说,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