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089103

国企,私企与外企(转自阳光石油论坛赫成舜)

2013-12-11 10:03

 

年轻朋友因为看到我的个人职业经历会问我对于国企、私企和外企如何选择的问题。 

首先,我必须承认一点,希望你也要尽快承认这一点:没有好的或者坏的资本来源或者组织结构,只有适合不适合你发展的组织结构。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企业都曾经出现过很成功的人和很不成功的人。 

所以我愿意在今天花上一点儿时间来讨论讨论每一个类型的企业的特点,我们一起通过讨论来判断你跟它之间的契合度。 

一、国企 

对于石油行业来说其实国企可以分作几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央企以及其他国有控股企业,从工作性质和管理方式上也会略略存在差异。我们先忽略这些细节而说关键点。 

国企的管理是基于资本提供者(政府)的业绩认可来体现的,所以从各基础机构来说,干部选拔本质上是上级领导选择——直接说就可以说是“长官意志型企业”。因为国企普遍接收的是新毕业生作为主体人力资源,加上具有非常完善的(同时其实也逻辑诡异的)管理制度,在人才的培养和选拔方面具有非常健全的机制。举一个几乎人尽皆知的例子:大学毕业生按照规定转正即初级职称资格,初级四年获评中级职称资格,中级五年加各种附加条件合适获评高级职称资格。但是这个机制并不是定制,因为有所谓“破格申请制度”预留给“特殊人才”作为绿色通道。至于走绿色通道的人是否是人才我们无从考证,但是其特殊性绝无可疑。 

举一个最近比较红的人的简历: 

       XXX,1983年8月毕业于XX学院并参加工作。
       1983.08—1999.09,XX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工作,历任院长助理、副院长、院长;
       1999.09—2000.06,XX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
       2000.06—2004.10,XX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2004.10—2007.11,XX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人事部总经理;
       2007.11—2008.02,XX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人事部主任、XX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人事部总经理;
       2008.02—2009.08,XX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2009.08—2011.04,XX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XX油田党委副书记;
  2011.04— ,XX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兼任XX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此人第一阶段1999-1983=16年完成了副局级的积累,一年不到升任正局级,四年后升任股份公司人组部(后改人事部)经理,三年后升任集团公司人组部经理,半年后平调某大型油田副总,一年半后升任某大型油田正总(相当于股份公司副总),一年半以后升任为集团公司副总,两年后被查处。他后期一连串的调动可以看到石油领导的升迁之路线图,他有一个险关在简历中非常明显:第一是正局升任以后在此留了四年、之后调任股份公司人事经理三年,你跟其它的简历历程一看就知道他曾经在这个阶段比其它时间留任过长。 

其实此人1983年毕业可以推算出1979年入学,中国是1977年恢复高考的,所以他可以算是当时第一批次的大学生了,所以他在当时虽然没有油田的背景也可以按照章程条例累积升迁至副处的。前面我们估算了一个像他这样的大学本科生毕业十年可以获得高级职称。但是职称不是职务,他必须在工作满一定年限之前成为专职管理人员,否则后面的仕途就跟他无关。据信他本人在1994年还是科级,然后院长助理就到了副处级、途径副院长而进至院长正处级,总消耗五年时间。 

我一个同学刚刚毕业的时候曾经是他所在科室直属的手下,这同学称此人精明细致杀伐决断。此人凭借在此前的积累竞聘院长助理成功以后飞黄腾达几乎脚不点地一般就到了正局级。而到了正局级以后停滞这些年也迅速扩大了他的人脉基础为他第二次腾飞铺设了绿色通道。 

国企中像此人这样的经历也不多,但是无论他前面十年付出以后的冲刺到什么阶段都不算是很吃亏了。问题是我们中石油在此人之后大量招聘了大学本科和硕士研究生充填到工作队伍中来,至我们毕业的十一年以后累年积压闲置的大学生充斥各科室,至有几乎此人原毕业学校、原专业、仅比此人晚毕业三年而终老于高级技术职称科员者。可谓是天渊有别了! 

我说的这个遭到闲置的人并非别人,正是我刚刚入职国企的时候的我的入门师傅。他是1986年毕业的我的校友,我毕业的时候他已经在油田工作了8年,当时已经获得中级职称,作为一个普通的项目长每年负责着固定的生产项目。而比他毕业晚4年的另一位师兄则已经跟他平论,也当上了项目长并隐然是副主任的主要候补人选之一。 再过四年,我师傅终于获评高级职称,他仍然是生产项目的项目长,而我已经开始主持项目,我说的另一个师兄已经升任所长。等到再过四年,我开始争取离开油田的时候,师傅仍然是生产项目的项目长,另一个师兄已经是地调处副处长了。 

在我离开中石油投奔私企的时代,据说中石油旗下的职工超过150万众,而我们这样一个靠人力来运行的大处会有超过2000员工,一名正处三名副处。如果所传不虚,中石油内可容纳的仅副处级-正处级官员就可以达到万人以上。另外来说,并非级别决定了一切,有些机构来说,你不需要做到这么高的位置就已经是杀伐决断的土皇帝:比如钻井队长,只是一个普通的科员级别的程度,但是每年的进项恐怕非我们可想像。所以国企中能够获得直接利益的集团按照统计学来保守估算应该超过5万人。 

诸位同学有求致力于国企发展的,如果谋求长期发展都需要从这些着眼点入手分析了。 

也有人说国企的风气或者制度有问题的,甚至觉得国企比较闲散把人的精力都消耗在一杯茶一张报上了。 

对此我要着重于批评:国企并非如同电视剧所表现的那么闲散,如果你真的如同前面讲的那个官员一样进入了研究院(很多同学会入职其中),那么你会惊诧的发现你几乎就没有多少休息日,你每天晚上加班到深夜也是概率非常高的事件。我以前会觉得也许那些后勤部门会比较闲散,就比如人组部罢,其实也算是相对闲散的,他们工作时确实非常不饱满,但是他们也会为了应付检查之类或者表现积极等因素而加班。国企里的加班不是基于你的主动,而是按照规定的“例行公事”,好像上班时间可消耗,加班才能加出工作量的情况也会发生。不要以为是官员们脑袋秀逗了,他们精于此道才是他们不断上进的理由,如果你现在可以翻回去看看我最初给你说的“这类公司的官员提升主要取决于上级官员,而更高级官员的任用则完全取决于政府”,你就理解为什么此类公司的职员喜欢看各种官场小说和修行各种官场习惯的缘故了。当然,实话实说,大凡修行此类官场作风的人不用想也不会作大官。为什么?因为一地养一霸,纵然是一个土皇帝也都是吐口唾沫就是一个钉儿那样的具有决断力的人,大凡没有这样的能力也只好去溜边当当什么党群部副部长、工会副主席之类,无论如何这样研习官场的人很难会当一个油田的总经理或者研究院院长的。(关键是你想像一下,他的上级领导脑袋得进多少水才会把一个只会溜须迎奉的家伙放在这样的决策位置,完全可以给他一个更高的级别的副手闲职让他当自己的心理医生嘛。皇帝如果喜欢某人就任用他来当大将军,他的江山怎么可以安稳?!)而且就我遇到的官员来说,小官儿可嫩确实有很多庸才,但是只要到一定的人数的人管理在他的手下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庸才,因为竞争如此激烈,他一个闪失也可能就成了别人的替罪羊。一般来说,一杯茶一张报肯定是小职员或者退二线的人,至少不是主管领导的生活状态。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怀揣着一个大太阳生活。 

如果你对于在国企当领导没有兴趣也不妨找一个安静的所在考虑考虑如何安顿生活。虽说除去极个别油田(总部、上海、深圳、长庆、川局)所在地会在大城市,大多数油田所在中小城市的生活并不像没有去过的同学们想像的那么所谓窘迫或者荒芜,因为油田的建设一般投入都很大,所以城区建设的规划还是相对比较不错的,也会带动周边经济发展。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石油大学在东营,东营也不是一个让人生活不下去的城市罢?大庆石油学院在大庆了,大庆你只怕钱挣得不够多,还怕有东西不够贵吗?对不对?况且现在的交通便利很多,油田纵不在大城市,你一两小时的也到大城市了。 

况且,如果仅仅作为一个市民来说,油田职工的薪资水平大部分还是高于同年龄段的很多地方企业(同样是垄断暴利的除外)水平,所以在油田所在城市的生活会相对比较富足也是事实。 

有时候人并不是需要大城市来补给物质生活,油田城市真正的问题不是物质匮乏,而是精神匮乏。除去上述总部、上海、深圳、长庆、川局等身处大城市的职工来说,我们看到的建设的无论多么规整的油田城市都不怎么有真正意义上的民间文化活动,听戏看电影的不是很多,对于书店,如果你感兴趣,就会发现主要还是买考试教辅为主。所有的这一类城市以吃为文化,以玩为高尚。而真正出现问题的还不是在于思想贫瘠本身,而是过于求同不敢存异的意识形态。如果在一个不如大庆大的省会城市你肯定可以看到各种各型的人,比如银川罢,街上你穿着奇怪、言论张狂并不是如何致命的事儿,因为市民不是一个团体,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但是如果你到油田城市就会遭遇一个如在乡村的舆论压力,而且某些压力从这人年轻就开始始终困扰着他。举一个最现实的例子是孩子的教育。谁其实都不傻,还看不出现在的教育不是在教孩子生存技能而是引导着互相比拼吗?但是油田城市的这种跟风上兴趣班给老师送大礼的环境比一般城市尤为恶化,很大程度确实就是跟风所助长的。 

再说到专业技能的提高,我认为也是看自己的决心如何。国企的环境来说其实相对比较宽松,也很少真的因为人的能力而导致失业或者下岗。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国企内的学习气氛比较差一些,尤其是跟外企和私企比较而言。有些油田的研讨气氛相对会好一些,但是也会因为各种官员的身份干扰而导致讨论无法真正在技术层面完成。油田的保守性在这种技术讨论或者技术认识上也有所体现,比如油田普遍认为自己油田的情况比较特殊,认为解决自己油田的技术难度高于其它类型油田,至少认为能够玩转中国油田就可以玩转世界上其它油田。所以,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还是要尝试拓展自己的认知体系,避免这种认识保守性的出现,否则你就是技术专家也只能限于某个油田之内,不是因为你的技术本身的问题,是你过于自信自己的技术的难度和通用性。 

我想,对国企的认识我还是比较浅薄的,因为我从本心上不喜欢国企,所以还需要长时间在国企的朋友根据自己的经验来进行修正才好。也非常欢迎从任何角度的质疑和辩论。只是我本人也许未必都能理解到,不能继续在这个领域投入精力来细节化了。
二、私企 

如果我们可以定义国企为“长官意志型企业”,那么私企(此处特指中国民营资本的油田相关企业)则可能是“创始人意志型企业”。 

这一点,在某些具有民营性质的国家投资机构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任正非之对于华为(Huawei)。之所以举任正非,是因为他本人在基建工程兵服役后被政府分配至当时中海油南海东部基地后勤服务处工作,四年后出走创建华为。算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巧合”。 

但是现在我们所经常看到的各大型或中小型私企都面临一个有趣的问题:中国的资本家集团都是八十年代才起步,而油田相关企业更是大约十年后才大规模出现,几乎所有私企都还没有渡过创始人阶段。  

所谓“创始人意志型企业”,我还是给你一个真实的例子。 

私企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具有国企无可比拟的灵活度,更为重要的是几乎很少有私企愿意去扼杀你的灵感,他们需要你的灵感拿出来卖更好的价钱。我个人觉得心里怀抱着大太阳的人是适合在私企发展的,理由非常简单:你的老板如果是一个创业者,他心里也是一片骄阳如火。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这种情况用以比喻私企还是相对恰当的,就好像三个和尚没水吃用来比喻国企,自扫门前雪用来比喻外企一样。  

就比方我在ESSCA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曾经只有三个技术、三个销售,大家几乎都是搭伙干活儿,一个活儿排着一个活儿,很少真的去想自己的“长远前景”。老板从美国回来,他也高瞻远瞩的发表对于时局的看法和预见。众人并非如何真的觉得他是一个老板,而是觉得他如同赞美毛泽东的歌曲所唱的那样,他是一个舵手,他就是ESSCA这个小船的方向的指引者。众人这一腔热忱无可发泄之际,他说:同志们,目标在这儿!我不知道怎么收入就开始超越了同行,其实只是被他激活了一股力量,感到对于自己投入的产品产生了喜爱,无可抑制的喜爱。很多年了,我离开ESSCA其实已经六年多了,每次跟老同事聚会一处的时候我还是唏嘘不已。对于ESSCA的每一个同事,尤其是老板,我特别感激,由衷地感到如果当初不是误打误撞的进了他的团队,我根本不可能成为现在这样的一个人。 

2006年我们去三亚开Petrel年会,跟Schlumberger一起,老板找到我,说现在Petrel向地震拓展很多,而我有10年的工作经历是在勘探方向,并且还亲自操刀完成过地震属性分析和地震反演项目。“我们争取了把你排在XXX前面,给你的题目就是地震,你得给我震住XXX。”他说这话之前我们内部刚刚开了一个会,讨论了现在大家奋力向前的现实阻力就在于Schlumberger这一次也是阵容强大,我们这样一个小蚂蚁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每一个题目都是ESSCA一份儿,Schlumberger一份儿。服务商有服务商的立场,厂商有厂商的立场。但是说到了技术,服务商怎么可能跟厂商对抗呢?老板说:“Schlumberger怎么了?Schlumberger也是人,没有谁三头六臂的,况且他们对于Petrel有我们小舟理解得透彻吗?肯定没有!他们跟小舟比他们是拿自己的短处比我们的长处。我们对付他们就要像八路军对付小鬼子一样欺负他们,他们人生地不熟,来的客户都是看着我们的大旗来的。这是我们的地盘儿,对不?多少客户都是我们培训出来的,对不?”是的,他分析的很贴当时的情形,更为重要的是,他激起了这一群跟他干事业的年轻人的斗志。好比他跟我说:“Joseph,咱们这帮人里没有人懂地震,我们就信你了,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而他也非常明确的给了我目标:“压住XXX,不能让他把气势强过去。” 

其实,当时来说,ESSCA的技术强项确实不在地震,而底下来参加这个年会的同行中超过90%不熟悉地震,如果我选择讲解地震技术则落入了Schlumberger的窠臼,也无法真的体现我们服务商的优势所在了。我通过JB在演讲技巧的培训,已经很有些能力,所以我跟老板要求的是:不要提前看我的材料,我负责惊喜。其实那次我演讲的题目并非Petrel在物探方向的技术优势,而是强调了Petrel的成长已经延伸到了地震,而我们这些开发地质人员能够更充分利用地震技术的优势了。我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说,“Petrel变了,Petrel变胖了,胖胖的Petrel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把手向着外面一挥,最后一张Slice显示出三亚的风景,“胖胖的Petrel带着我们大家来到了——三亚!” JB后来跟我说,当他看到我把手如此轻松的一挥,他就知道这个演讲完美了,无论我说出了什么观众都已经能够认可。 

也就是这个演讲让Schlumberger的技术经理偷偷的约我一起去街上喝一杯,他半开玩笑的说:你好像偷了我们的宣传材料,把Petrel的技术整合这个想法提前说出来了。我笑笑:我只是从这些年发展的态势上感觉到了。他眨眨眼睛:ESSCA毕竟是一个代理商,池子毕竟小一些,真正的Petrel高手都不在中国,如果你哪天有兴趣想了解了解真正的Petrel技术内核,我愿意帮忙。我敬他一杯:谢谢啦,Schlumberger对我这个学测井专业的人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于是大笑而散。 

在我与私企老板接触中,ESSCA之后我也曾经接触过六七个私企老板了,虽然没有共事过,但还是能看出他们都是热情而且愿意为了你的担负而给你更多资源的人。 

当然,我在私企看到过很多人被裁,我对此最初也颇有微词,也看到有些人后来并不比我走得差。但是,我的老板说:“Joseph,我们不缺少有才干的人,我们缺少跟我们一起干事儿的心。他有才,但是他不往正道儿上用,我怎么办?”我老板这么说的时候是这个被裁的同事偷偷的利用出差的便利往里多报销了什么款项。我很奇怪:“怎么会这样?一个年收入这么高的人为什么要计较这么点儿钱,自己负担也无所谓呀?况且我出差补助也是我的成本,我的薪水也是我的成本,这个兜装得少,那个兜就装得多呀。”老板看着我:“所以我们不需要查你的票子,你已经明白了。” 

有些人会觉得私企老板过于资本化,就是没有了人情而变得冷酷。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甚至只是被马克思主义教育而引导出来的误解。 

就我目前看到的私企老板来说,他们都是热情如火的人,对于自己所要从事的事业有着坚定的信念和执着的精神。他们都希望能找到跟他信念一致的人来跟着他一起开创一个平台,他们都希望这个平台最终可以比那些国企和外企更让人舒服。 

我在私企犯过很多低级的错误。就比如刚刚到ESSCA的时候,给冀东油田研究院的人组织培训就干得很惨,客户抱怨说根本就没有学会,而且我对于开发也全然不知道什么。冀东油田当时有一个跟我同姓的领导直接打电话给JB说:“别让我看到这个姓郝的!”JB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已经有小成,不会在意这样的评语了。我就问:“那干嘛不开除我?”JB看着我说:“我们招一个人那么容易呢?你好不容易学会了点儿,还拿着我们的每个月给你的生活费,就算是资本家我们也得轧回成本罢?”虽然是开玩笑,但是也说明了一个事实:老板并不会绝对因为你当时的能力给你打分,他们看到了某种潜质也会对你更包容。 

事实上,我的个人经历来看,所有老板中最包容的就是私企老板,所有平台中最为开放的也是私企。 

当然,所有平台中最小的仍然是私企。
三、外企 

接着讨论外企的问题。 

首先,我是这么看外企的:外企是介于国企和私企之间的一个状态,比国企有一定的灵活性,比私企有一定的制度性。 

我曾经有5年在外企驻中国机构中服务,但是都是油服企业。虽然有些同事和朋友是在油企,但是了解到的情况并不是很多。所以下面谈论外企的情况以油服为主。有朋友愿意补充油企经验的我会加15-50个阳光币表示感谢! 

2007年秋天我离开ESSCA去Schlumberger,但是真正启动这个谈判却是在这一年的春节后。换句话说,当时那个技术经理的话还是打动了我。于是我决定问问在Schlumberger的定位如何。技术经理说:Petrel迟早是要被Schlumberger回收销售权的,而有些优秀的技术支持也会被我们招到这里来,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而且你一旦来SIS,你就是Petrel的专家,我们这儿Petrel目前还没有人比上你。我想他说的也是实情。 

待遇方面Schlumberger倒是很大方,主动给出了决不低于我目前薪酬的条件,而且技术经理说:我们会给你更多到国外学习的机会,我们会关注你的职业发展走向,我们还有额外的商业保险。 

后来薪酬增加额大约在10%的水平上达成一致,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私企员工的心态,对于薪酬的数字看得太重,还不了解这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基础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先说说Schlumberger给我带来的好处,然后再说它其中的特点:后来我被Schlumberger裁撤的时候相继投简历都收到了回音,仅有一家私企的老板给我打电话说:他其实担心我无法下这个心去他那儿,他是愿意跟我谈任何可能的合作的,他说,“我估计你不会选择我们,你肯定会被抢走”。 

好罢,离开Schlumberger我也仍然在外企这个圈子又停留了两年。所以不能简单把Schlumberger作为外企典范来评价。 

客观的说,外企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入职门槛过高。 

也许是因为应聘者太多的缘故罢,很多外企的入职设定都已经达到了正常智商无法理解的高度。但是,比如说很多油服公司的招牌FE(现场工程师)其实是不需要学历和专业背景的,大批硕士生涌进这个行业的同时也导致了油服的HR变得更加离奇的霸道起来。在我马上要离开Schlumberger的前若干天,我看到校招因为成本控制而从酒店移到公司办公楼内完成,数百个孩子被贴上标签在那儿局促不安的等着叫号码。有些孩子垂头丧气的从面试办公室中走出,一脸无奈和疲惫。我心里就在想,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可以如此虐待这些优秀的孩子,难道他们HR都丧心病狂了吗?这样不懂得尊敬未来员工的公司哪里会获得孩子们的真心付出呢?! 

不管怎么说,能够被Schlumberger或者其它同档次外企筛选了进入面试环节的孩子至少是有名大学的硕士或者博士了,都有出色的实习经历。这样的孩子如果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非常值得人们去关注去培养的,但是不幸他们选择了这样拥挤的地方,他们就首先收到了他们所作选择的副产品:忽视。 

如果有幸走进一家外企,你总会看到一些留学归来的孩子引领潮流。他们其实在技术上并无什么创见,甚至根本谈不上贡献,但是他们的英文流利,他们常常可以出国去了解时尚界的行为,他们就成了公司的前沿!在我被开除出Schlumberger的时候,我去Canteen里去取我的自行车,我还能看到他们继续在里边喝着鲜磨咖啡在那儿讨论这个休假去哪里度过。我知道,一个油田的土包子也许本来就不应该跟他们搅在一起,同时我也知道,如果一个公司可以把我这样敬业的员工踢出去而留下这些成天夸口外国文化的家伙,它作为一个公司也同样没有什么可令人尊敬的了! 

当然我不能这么简单去评估一个企业或者一个类型的企业,不过如果给我机会,我会对于这个行业的某些HR习惯了把别人的简历随便丢进垃圾筒、习惯了可以颐指气使的安排着面试人忙活来忙活去的行径表示鄙夷。他们表面上抬升了自己企业的台阶,但是实质上是让更多有深入思考的人从精神上无法容忍。任何一个公司的HR都是它留给整个新鲜血液的第一张脸和被它淘汰的血液的最后一张脸,而很多外企在这个首尾上面的行为真是令人感到一种彻骨的寒冷。 

还好,不是所有的外国企业都这么大,我后来所在的另外两家Paradigm和Fugro-Jason(现在叫作Jason,a CGG company了)就没有庞大的HR部门,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做派。 

外企的另一个特点是人的角色明确,它给你设定了角色也就设定了相应的职务范围,一般在你应聘的角色描述上就能看到很多细节了。 

顺手发一个猎头给我的角色描述罢: 

Key responsibilities / accountabilities  
•        Responsible for timely delivery of data processing, interpretation and integrated Geoscience solutions. 
•        Provides routine client follow-up and product delivery including interacting to plan upcoming jobs.  
•        Edits and supervises report writing and QA & QC for Geoscience solutions.  
•        Participate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