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004243

把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

2012-03-29 12:25

时间过得真快。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从发表到现在,整整两年了。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长河中,两年只不过是短暂的瞬间。但是,这是斗争多么激烈的两年,这是变化多么巨大的两年呵!
 两年以前,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领导,为了把他们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和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所制定的那条修正主义路线,也就是“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全民国家”、“全民党”的总路线,强加给兄弟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刮起了一阵妖风。他们接二连三地吹起了反华、反共、反人民的大进军的号角。他们在欧洲五个兄弟党的代表大会上导演了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丑剧。他们指挥四十多个共产党展开了对中国共产党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猖狂攻击。这一切,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六三年六月十四日提出的《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高举革命的火炬,冲破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重重迷雾,捍卫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纯洁性。
 中共中央提出的《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是对苏共中央一九六三年三月三十日来信的答复。苏共中央在来信中,就当代的一系列重大问题,系统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特别是提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问题。中共中央觉得,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自从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来,我们和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同苏共领导的分歧,不是在这个或那个个别问题上的分歧,而是在当代世界革命一系列根本问题上的原则分歧,也就是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分歧。这些分歧的实质就是:仍然处在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二的人民要不要进行革命,已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的人民要不要把革命进行到底。这关系到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每一个无产阶级政党都必须遵守的最基本的原则和必须执行的最根本的任务。
 中共中央在《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中,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学说,坚持十月革命的共同道路,坚持一九五七年宣言和一九六○年声明的革命原则,一方面系统地解剖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理论和总路线,揭穿了它们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和背叛无产阶级世界革命事业的本质;一方面对当代世界矛盾和当代世界革命的一系列问题给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分析和回答,提出了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总路线根本对立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
 中共中央提出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概括地说,就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者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争取世界和平、民族解放、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巩固和壮大社会主义阵营,逐步实现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完全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
 这条总路线,是各国人民坚决进行革命斗争,把无产阶级世界革命进行到底的总路线,也是各国人民最有效地反对帝国主义、保卫世界和平的总路线。这是一条既能赢得革命彻底胜利、又能赢得世界永久和平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总路线。
 中共中央《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它在当代世界革命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划清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界线,为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在理论上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的发表,标志着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进入了新的阶段。从此,中国共产党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兄弟党一道,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进行了公开大论战,实行了全面大反攻。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现代修正主义斗争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从产生、发展走向完全破产的转折点。这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现代修正主义思潮从产生、发展走向完全破产的转折点。
 中共中央《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发表以后的两年,是全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进行了规模空前的公开论战和激烈斗争的两年。其中前十六个月主要是同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领导的斗争,后八个月主要是同实行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苏共新领导的斗争。斗争的过程,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不断暴露、不断破产的过程,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断发展、不断胜利的过程。
 两年来的公开论战和激烈斗争,主要是围绕着三个问题进行的。
 第一个问题:是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还是反对革命的修正主义。我们提出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以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发表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给苏联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极力维护他们的“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全民国家”、“全民党”的总路线,大肆攻击中国共产党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这封公开信的最大的妙用,是给了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公开揭露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权利,也给他们提供了系统地批判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总路线的反面材料。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象神话里那个倒霉的魔术师一样,自己用符咒唤出了“魔鬼”,却再也没有办法把它收回了。各国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采取不同的方式,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进行了论战。我们在十个月的时间里,写了九篇文章,评论苏共中央的公开信。我们就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系列重大原则问题,摆事实,讲道理,剥光了赫鲁晓夫身上披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外衣,使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叛徒的面目进一步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
 第二个问题:是联合全世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还是联合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反对全世界人民。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发表公开信以后,进行了一系列叛卖活动,其中特别突出的,是同美英两国签订了部分停止核试验条约。这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出卖苏联人民利益、社会主义各国人民利益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利益的大暴露。中国共产党和全世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紧紧抓住这个条约和其他叛卖活动,充分地揭露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联合战争力量、反对和平力量,联合帝国主义力量、反对社会主义力量,联合美国、反对中国,联合各国反动派、反对世界各国人民。事实证明,苏美合作主宰世界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总路线的灵魂。
 第三个问题:是团结,还是分裂。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历史上最大的分裂主义者。他们在一九六四年二月召开苏共中央全会,作了反华报告和反华决议,扬言要对中国共产党实行“集体措施”。随后,他们就积极策划片面召开兄弟党国际会议及其筹备会,准备公开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国共产党和其他许多兄弟党一道,彻底揭露他们的分裂阴谋,坚决抵制他们的分裂会议。中共中央在一九六四年七月二十八日给苏共中央的信中指出,“你们的所谓大会召开之日,就是你们进入坟墓之时”。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从理论上的背叛发展到行动上的背叛,从在政治上搞分裂发展到在组织上搞分裂,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绝路。事态的发展是这样的快,我们评论苏共中央公开信的一系列文章还没有写完,苏共领导的分裂小会还没有来得及召开,赫鲁晓夫就被赶出了历史舞台。
 两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侵略本性的进一步暴露,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人民革命斗争的进一步发展,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不断破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不断胜利,这一切,证明了我们提出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是正确的,证明了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是必要的,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关于当代重大问题的观点是经得起实践考验的。
 赫鲁晓夫的下台,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大胜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已经消失,并不意味着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已经可以结束。
 苏共新领导无可奈何地撤换了赫鲁晓夫,但是他们却原封未动地继承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全套衣钵。他们一再宣布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和苏共纲领所规定的路线,过去是、现在是、今后仍然是他们“整个对内对外政策的唯一的、不可动摇的路线”①。当中国党政代表团去莫斯科庆祝十月革命四十七周年的时候,苏共新领导告诉我们说,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问题上,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他们同赫鲁晓夫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他们上台八个月以来的所做所为表明,他们的的确确是沿着赫鲁晓夫的脚印走路的,他们所实行的是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
 赫鲁晓夫下台了,接替赫鲁晓夫的人干的还是赫鲁晓夫的老一套,这件事并不奇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早就指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产生,不是个别人的问题,不是偶然的现象,而是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它是苏联国内资本主义势力泛滥的产物,也是帝国主义政策的产物。
 赫鲁晓夫上台以后,随着这个大野心家逐步篡夺了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权,苏联社会上的新资产阶级分子逐步形成了同苏联人民相对立的资产阶级特权阶层。这个特权阶层,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社会基础。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是这个特权阶层的政治代表。
 苏联特权阶层所以要换掉赫鲁晓夫,并不是因为赫鲁晓夫搞修正主义,而是因为他搞得太笨了,搞得太臭了,弄得内外交困,众叛亲离,怨声载道,危机四伏,实在混不下去了。修正主义路线,本来就是一辆破车,而赫鲁晓夫这个愚蠢鲁莽的家伙,又把这辆破车开得东倒西歪,这就不能不使苏联特权阶层的统治地位受到威胁。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赫鲁晓夫本人成了推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绊脚石。要维护苏联特权阶层的利益,继续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就必须赶走赫鲁晓夫,换上另外一些人。
 其实,代替赫鲁晓夫的新领导,不过是赫鲁晓夫的旧班底。它的核心人物的政治生涯,是同赫鲁晓夫分不开的。同赫鲁晓夫一起大反斯大林的,大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不正是他们吗?同赫鲁晓夫一起大反中国共产党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兄弟党的,不正是他们吗?同赫鲁晓夫一起分裂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正是他们吗?同赫鲁晓夫一起勾结美帝国主义反对各国人民革命斗争的,不也正是他们吗?
 现在,这些旧人物面临的一个十分尴尬的难题,就是怎样把自己打扮成新人物。他们既然把赫鲁晓夫赶下台去,他们就不能不作一些姿态,玩一些花招,以显示自己同赫鲁晓夫有所区别。但是,他们既然同赫鲁晓夫一样,是苏联资产阶级特权阶层的政治代表,他们就只能根据这个特权阶层的利益行事,只能执行修正主义路线,而不可能在这个根本问题上同赫鲁晓夫有什么区别。就是这样,八个月以来,他们天天生活在自相矛盾的困境之中。
 他们无法解释他们自己的言论同自己的言论的矛盾。他们今天这样说,明天又那样说,总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他们说,美帝国主义是“侵略者”,“国际宪兵”,“当代主要的战争和侵略势力”;可是他们又说,约翰逊政府是“明智派”,“温和派”,可以期待它“采取现实步骤来进一步改善世界的政治气氛”②。他们说,他们是要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可是他们又说,苏美之间有着“十分广泛的合作天地”③。他们有时表示谴责美国对越南的侵略;可是他们又总是落脚到“改善苏美关系”,要把世界上的一切问题都纳入他们的“苏美合作”的轨道上去。
 他们也无法解释他们的言论同他们的行动的矛盾。
——他们既然说要同全世界人民一道反对美帝国主义,可是,他们为什么又要同美帝国主义频繁接触,加紧勾结,互通情报,心心相印地共同对付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呢?
——他们既然说要支持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民族解放运动,可是他们为什么又要同美国一道,策划成立联合国常设部队,组织镇压各国人民革命斗争的国际宪兵呢?
——他们既然说要加强兄弟党、兄弟国家的团结,可是,他们为什么又采取了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极其严重的步骤,召开三月分裂会议呢?
——他们既然说要改善同兄弟党、兄弟国家的关系,可是,他们为什么又坚持赫鲁晓夫对阿尔巴尼亚的大国沙文主义政策,而不肯承认错误呢?他们为什么又在国内和国外继续进行反华宣传和反华活动,甚至让美国的宠儿夏斯特里站在克里姆林宫的讲坛上攻击中国呢?他们为什么又继续对日本共产党、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兄弟党进行颠覆和破坏活动,甚至公然支持日共叛徒志贺之流,并且竭力帮助神山竞选呢?
 他们也无法解释他们自己的行动同自己的行动的矛盾。他们一面作出一些援助越南的姿态,一面又事先把这种“援助”的计划透露给美国人,并且在华盛顿、伦敦、巴黎进行频繁的和谈活动,煞费苦心地为美国侵略者找“出路”。这难道不正是象我们一再揭露的那样,他们“援助”越南只不过是为了捞取本钱,以便把越南问题纳入苏美合作的轨道吗?美帝国主义者的这样一些论调,是值得人们深思的。他们说,苏联的武器运进越南,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因素”,“将会起一种发挥温和作用的影响”。他们还说,“美苏力量的直接对峙,甚至可能加速谋求解决越南问题的谈判”。④
总而言之,苏共新领导的种种自相矛盾的表现,其实是真真假假,有真有假。有的现象反映了本质,是真象;有的现象不能反映本质,是假象。他们虽然做了不少廉价的表演,创造了不少骗人的作品,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他们的本质还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还是分裂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还是苏美合作主宰世界。他们推行的是比赫鲁晓夫更加隐蔽、更加狡猾、更加危险的修正主义。
 历史上常常有这样的事情:反动的、腐朽的势力,用狡猾的方法,把进步的、革命的口号接了过去,来粉饰门面,欺骗群众,为自己的反动目的服务。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挂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背叛无产阶级革命。孟什维克把布尔什维克提出的关于苏维埃的口号接过去,企图建立资产阶级专政。铁托打着“社会主义”的幌子,实行资本主义。今天,苏共新领导玩弄的也正是这一套把戏。他们把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提出的某些口号接过去,无非是为了造成一种假象,来掩盖他们继续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本质。
 世界上的阶级斗争是错综复杂的,阶级斗争中出现的种种现象更是错综复杂的。在错综复杂的现象中,我们只有认真地进行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的工作,才能够看清事物的本质。掌握事物的本质以后,才能够比较深刻、比较正确地认识整个客观事物。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我们的望远镜和显微镜,它能够帮助我们透过事物的现象,抓住事物的本质。我们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也学得聪明一些了。我们有了识别赫鲁晓夫的经验,也就比较容易看透赫鲁晓夫继承者的本质,而不被他们制造的假象所迷惑了。
 现在,摆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的问题是:把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呢,还是半途而废呢?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为了取得喘息的时间,恢复元气,积累资本,变本加厉地推行修正主义,他们正在千方百计地模糊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的界线,妄想使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停止下来。我们必须反其道而行之,乘胜追击,坚决地把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
 最近以来,苏共新领导大讲“团结&rdquo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