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

主页妹子消失好久……现在复出了 2016-01-03
上一篇     下一篇 共36篇  

壮心不已——勒费弗尔元帅 2014年07月28日 10:48:45

系中拿凯旋门工程,转载请注明译者月光丸


弗朗索瓦-约瑟夫·勒费弗尔是一位军人之子,其父在1763年亡故后,由他的叔叔将他抚养长大。在为科尔马(Colmar)的一位检察官当了一阵子的秘书之后,他在1773年加入法兰西近卫军。1782年,勒费弗尔被擢升为中士,次年与凯瑟琳·许布舍尔(Catherine Hübscher)结为连理,这位洗衣妇就是后来以直率和厚颜而著称的圣热纳夫人(Madame Sans-Gênes)。

直到大革命来临前,勒费弗尔再也没有经历升迁。1789年7月12日,就在冲击巴士底狱两天前,勒费弗尔出现在现场,而具有威胁性的民众正在聚集。尽管同情大革命,勒菲弗尔还是从人们手中保护了他的一些军官。两个月后他被提升为中尉,并在巴黎国民自卫军的菲耶-圣托马(Filles-Saint Thomas)营中担任教官。王室在1791年出逃时,勒费弗尔带人将他们从瓦朗讷护送回巴黎,不过也在履行职责时受了点轻伤。

1792年,勒费弗尔被提升为第十三轻步兵营上尉,并前往后来成为摩泽尔军团的中央军团。他参加了同年的蒂永维尔(Thionville)之战,翌年又在阿尔隆(Arlon)作战,随后升任少校。在11月的凯撒斯劳滕(Kaiserslautern)之战后,勒费弗尔于12月被奥什将军提升为准将。接着,他又在同月转战于朗巴克(Lembach)与盖斯贝格(Geisberg),并于次月晋升少将和占领沃邦(Vauban)的要塞。1794年3月,勒费弗尔受命指挥前卫军,参与了4月的阿尔隆之战,尔后在5月攻克迪南(Dinant)。此后,他参加了沙勒罗瓦(Charleroi)围城战,后于弗勒吕斯之战中坚守朗贝萨尔(Lambusart),顶住了敌军的猛攻,最后发起了决定性的反攻。之后,摩泽尔军团被改组为桑布尔-默兹军团,勒费弗尔随军在7月的布拉尔基尼(Bracquignies)之战中获胜,10月又战斗于阿尔登霍芬(Aldenhoven)。

1795年,勒费弗尔将军在艾谢尔坎普(Eichelkamp)渡过莱茵河,随后在洪内夫(Honnef)击败奥军,不过不久就被迫后撤了。1796年6月,他战斗于锡格斯贝格(Siegsberg)和阿尔滕基兴(Altenkirchen),之后在韦茨拉尔(Wetzlar)被击败。经历了乌克拉特(Uckerath)之战后,勒费弗尔于次月赢得了维尔登多夫(Wildendorf)之战和弗里德贝格(Friedberg)之战的胜利,随后又转战于班贝格(Bamberg)、苏尔茨巴赫(Salzbach)和柯尼希霍芬(Koenigshofen)。1797年,勒费弗尔在新维德(Neuwied)渡过莱茵河,在得知签署了莱奥本和约之后便停止了前进。当年9月,因为奥什突然逝世,他短暂地指挥了桑布尔-默兹军团。

接着,勒费弗尔试图退役,不过他的请求被拒绝了。虽然获准休假,但是他还是回到军队当起了行政官员。到了1799年,他又再需要担任更活跃的角色,于是开始指挥多瑙军团前卫军。在普富伦多尔夫(Pfullendorf)之战中,他不幸左臂中弹。因为伤势严重无法战斗,勒费弗尔就去了巴黎。此时督政官西哀耶斯正在谋划发动政变,他短暂地考虑了勒费弗尔将军。勒费弗尔夫人羞怯地评论道,督政府的处境肯定已经很糟糕了,居然考虑这样的事情[1]。勒费弗尔也被视为是督政官特雷亚尔(Treilhard)的可能的替代人选,不过最终并没有被选上。于是勒费弗尔就去担任巴黎第十七军区司令了。拿破仑从埃及回来后,开始与其他人蓄谋推翻督政府。由于勒费弗尔握有巴黎的兵权,他的支持将是至关重要的。在雾月18日的早上,拿破仑将勒费弗尔请到家里,请求他的帮助。经过一番商议后,勒费弗尔告诉拿破仑:“让我们把这些律师扔进河里吧。”[2] 在政变成功,建立执政府后,勒费弗尔的统辖范围扩大到包括第十四和第十五军区。

1800年,勒费弗尔被任命为元老院议员,4年后受封为帝国元帅。鉴于他的旧伤和年纪,他被视为退役元帅的一员。不过他将会在后来证明,行政职位并不是最适合他的归宿。当一位熟人谈到新晋元帅的制服之华丽时,勒费弗尔说道:“理应如此,我花了35年来缝制它!”[3] 1805年,勒费弗尔元帅获颁荣誉军团大鹰级勋章,战火重燃后又负责指挥国民自卫军组成的一个预备军。

1806年,与普鲁士的战争一触即发,勒费弗尔请求拿破仑将他调到更活跃的指挥岗位上,于是他在10月开始指挥近卫军步兵。他参加了耶拿之战,翌年1月又出任第十军军长,随后着手围攻但泽。勒费弗尔让他的工兵军官去策划围城,自己则在突击中以身作则,最后但泽在5月投降。作为表彰,他在1808年被封为但泽公爵。

1808年,勒费弗尔被任命为西班牙军团第四军军长。他积极地寻求与敌军交战的机会,10月在杜兰戈(Durango)取胜,随后攻克了毕尔巴鄂(Bilbao)和桑坦德(Santander),接着又接连在格涅斯(Guenes)、巴尔马塞达(Valmaceda)和埃斯皮诺萨(Espinosa)获胜。尽管如此,这些富有侵略性的举动并不符合拿破仑的命令与战略眼光,这令拿破仑意识到勒费弗尔的能力不适于独立指挥,于是他就在1月将勒费弗尔撤换了。

1809年3月,勒费弗尔再度出马,在德意志指挥由巴伐利亚人组成的第七军。当奥军进犯巴伐利亚时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阅读(1224)| 评论(0)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