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214100

什么样的建筑让我们更加性趣盎然?

2013-10-10 13:33

 

    法国勒柯布西耶设计的马赛公寓 (1952)的设计理念是展示身体。这所建筑群的泳池和平台都是为了让居住者尽情展示自己。

        


      摩宁赛(Morningside)是爱丁堡南部的一个维多利亚晚期风格郊区,外观极美,其建筑完整性在今天的英国已经非常少见。这片郊区从未受到战时硝烟的威胁,也没有被战后开发商和每况愈下的房地产市场所危。这个地区能感觉可以直接回到维多利亚时期,亦直接传达那时的道德原则。(编者注:维多利亚时代礼教较为严格,性是不可以公开坦诚讨论的话题。)谁都看得到它的道德标准:在看尽每一寸街道的外飘窗、每个角落的教堂还有石头的坚实感里,摩宁赛就是得体礼仪的建筑表达形式。 

                            

                         

                                                                            爱丁堡的摩宁赛郊区 

        当初我急着买公寓时,这片郊区的体面程度绝对是吸引我的亮点。不过住了几年之后,同样的体面让人无聊透顶,再后来令人压抑沉重。这些建筑慢慢开始代表一种枯燥的社交生活,特点是压制情感,履行责任。随时有人掀开窗帘一角巡视周围来扫兴,摩宁赛似乎决意杜绝任何形式的玩乐。

        回顾过去,八成不是摩宁赛的错。我们搬去的时候,恰逢我和妻子开始面对成人世界的挑战。这是个结构问题。我们有两份事业、两个孩子,却没有钱,所以享乐(包括性)的时间非常有限。当然,我们毫无怨言地忍受着,在一段时间后达成共识:成年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包括一大堆互相冲突的需求,根本没有时间和空间来满足所有人。我们绝不是唯一一对这么想的,因为我们认识的所有夫妻都处境相同。尽管如此,我们的感受非常真实。作为一个学者,我开始阅读相关资料。

性爱浪费时间、需要空间,而且被太强的亲密感所抑制

       建筑师对性这个话题能表达之有限,实在是奇怪。如果他们日常设计的建筑里有人享受性爱,你会觉得他们该多用点时间考虑这事。我们的性生活由建筑支撑而庇护,建筑告诉我们在哪、什么时候可以(或者不可以)做爱,也决定做爱对象。要逃离建筑物去公园和沙滩打野战,或者去车震,都是某种出格行为。大多数人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比如室内,做爱。

       我在阅读早期的一个重要发现是2006年的书《在囚禁中交配》(Mating in Captivity),作者是现居纽约的性咨询师艾瑟·佩莱尔(Esther Perel)。佩莱尔认为,性爱浪费时间、需要空间,而且(最有意思的是)被太强的亲密感所抑制。这些特质都对建筑有引申含义,但至少在过去的一个世纪,西方建筑都受到对效率的追求的影响。对比之下,用佩莱尔的话说,性爱是不检点和堕落的表现。她还评论“性的欲望和做好市民有两套规矩”。

        这个论点激起了我的共鸣。长久以来,建筑对为人礼仪的关注一直困扰着我。2000年后,由英国国家彩票出资建的大批公共区域似乎扎根于回归爱德华七世时代(爱德华七世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儿子)的情结,还附加了关于性和等级的焦虑感。这种情结在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对特拉法加广场的重建项目中一览无余:这是个无与伦比的建筑项目,但把人类行为限定于礼貌的散步。从性学的角度,佩莱尔对礼仪的限制的理解帮我树立了关于建筑的强烈批判。总而言之,建筑主要和秩序有关,性则反之。

                   

     

                                          108名“熊猫”在英国伦敦市中心著名的特拉法加广场

        为了探究性爱和建筑之间的联系,我去读了大量性学的经典理论,包括弗洛伊德(Freud)的全套理论和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我尤其钟爱持性自由主义观点的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和威廉·赖希(Wilhelm Reich),他们都修改了马克思的著作,想象了一个没有资产阶级束缚的、性解放的社会。马尔库塞生于19和20世纪之交的柏林,当时的革命路障应该不是由扔汽油弹的学生把守,而是放荡的浪子们。闲的时候,我也想过发起一个本地的马尔库塞式性革命。

        如果建筑是创造它们的社会的物质代表,那在西方背景下,建筑设计一定会限制和性相关的元素。弗洛伊德的性抑制假说简单概括就是:性冲动是不可抗拒、近乎液压的力量,必须找到发泄出口避免灾难发生。

       虽然弗洛伊德的理论挺粗糙的,但我觉得还是有说服力的,因为我很多时候也有这样的感受,就像我之前的无数中年男子,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文明人”。性并不作为抽象概念被人所经历,而是一个生理驱动,让他们的患者爱上同事、买跑车、穿着打扮不符合年龄——都是稀松平常的中年祸事。

现代主义对建造性爱乌托邦的尝试

          

                                                       鲁道夫·辛德勒建造的金斯路住宅

       究竟有没有建筑物鼓励更加开放的性态度?现代主义对建造性爱乌托邦有过不错的尝试。1922年,好莱坞的金斯路住宅是鲁道夫·辛德勒(Rudolph Schindler)所建的早期现代主义标志建筑,该宅邸内外自由相通,有专为两对年轻情侣设计的开放式睡眠区。1952年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在马赛建造的巨大复式建筑“马赛公寓”(Unité d'Habitation)则依照身体曲线所设计,游泳池和露台是专门为住户来展示身体的

              

                                                          别墅独木舟之家(Casa das Canoas)

         不过,永恒的性爱天堂还是巴西,那儿的建筑受到性的影响之深是其他地区无法比肩的。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的作品通常会援引女体,他在里约热内卢南部山区的标志性曲线作品,于1953年完成的别墅独木舟之家(Casa das Canoas),意在传达肉体隐喻。2001年,为了写作一本关于巴西的书,我在里约热内卢与尼迈耶有过面谈,他当时93岁,我还是为他近乎疯狂的性欲所震慑。他的办公桌上方挂着一幅照片,照片里是两名沙滩上的性感热辣裸女。我们的谈话一次次的回到讨论她们的美学特征上。想到要写的书,我无助地想让他走上话题正轨,但根本不可能。对他来说,生活就是女人、沙滩和啤酒。为什么不呢?他生活和工作地是科帕卡巴纳海滩,是里约热内卢的郊区沙滩,在这里,身体崇拜就是生活方式。不过,尼迈耶和他同代人的现代主义实验并没有改变世界。在生活中,他们的建筑太注重资产阶级的性趣享受。

         更有前景的性爱乌托邦出现了,形式是各种各样的公社,例如行为心理学家斯金纳(B.F.Skinner)所设想的版本。他于194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