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 人人网官方认证

FT中文网旨在为中国商业菁英和决策者们提供每日不可或缺的商业财经新闻、深度分析以及评论。欢迎添加FT中文网为微信好友(搜索微信账号ftcweixin),您将在每个工作日收到我们推送的编辑荐读精选内容,也欢迎您随时分享您的想法和建议。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就在你身边!http://uu.ren/9wgj5T 2013-03-06
上一篇     下一篇 共1347篇  

要不要穿貂皮大衣? 2015年01月30日 20:08:24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莲•邰蒂

原文发表于:FT中文网

       几个月前,我继承了一些曾经属于我母亲的东西。大多数箱子都让我悲欣交集。然而其中一个箱子却让我陷入了道德上的两难境地。

       那个箱子里有一些用塑料膜包裹的皮草外衣,是母亲从姥姥那里继承来的。其中包括一件极赞的及地貂皮大衣,就是过去纽约或者日内瓦的女继承人常穿的那种,现在在莫斯科或者达沃斯,富有的女性也依然穿着这种大衣在外招摇。

       我是应该穿这件大衣?还是扔掉它?还是干脆在eBay上卖掉?如果是20年前,我的选择会很明确:我会举行一个小仪式,烧掉这件貂皮大衣,沉浸在政治正确带来的强烈自得之中。我刚跨入成年时期的时候,还是一个喜欢穿扎染衣服的人类学学生,那时动物权利运动发起的反皮草运动开展得如此成功,以至于貂皮似乎成了当时西方年轻人的禁忌。谁能忘记那些画着屠杀海豹画面的可怕海报?或者大街上穿皮草的女性被愤怒的抗议者泼红漆的照片?

       在那个时代,在公开场合穿皮草这种行为本身似乎就是一种故意挑衅,更何况它还有炫耀特权和财富之嫌。的确,那时皮草极富争议,我母亲几乎没穿过,以至于我都忘记了她还有一件貂皮大衣。

       但是现在,和许多西方消费者一样,我对皮草的态度变得不是那么非黑即白,或者大概说,不是那么非“紫貂”即“白貂”了。部分原因源自经验:在俄罗斯生活过以后,我现在意识到,皮草抵御极寒的效果绝佳。此外还因为,我越来越意识到政治运动和政治正确的概念是多么反复无常,尤其是在社交媒体时代。我越是思考这件事,就越觉得蹊跷:有的人怎么能一方面朝皮草大衣扔油漆弹,另一方面却依然穿着皮革制品、吃工业化养殖动物的肉,不顾一些制衣厂正在上演的非人道事件,购买各种的快时尚时装?

       无论如何,对皮草进行道德分析变得更复杂了。皮草与过去的一些可耻的残忍行径被联系在了一起,但皮草并不是总是都和虐待动物有关:现在,美国佛蒙特州等地的设计师利用道路上被车轧死的动物制作皮草大衣,皮草业某些部分的监管状况也正在改善。

       皮草的社会生态环境也比表面看起来更加复杂。由于反皮草运动,上世纪80年代皮草价格暴跌,但当时最大的受害者却不是那些皮草大衣被泼红漆的富家女性,而是加拿大等地那些一直靠皮草贸易维持生计的原住民。

       另一个让情况复杂化的因素是技术。过去几十年,制作仿皮草大衣变得更加简单。有时,看起来尽可能有人造感还是一种时尚(显然,今年冬天的一个热门单品就是薄荷绿仿皮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阅读(24766)| 评论(0)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