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39926

Fate/strange Fake 一章『開戰』

2015-01-19 00:54

原帖地址https://bbs.sumisora.org/read.php?tid=11066418



✕                     ✕
Attention 
∗翻譯:寸音
∗渣翻
∗翻譯自Fate/strange Fake(電擊文庫)(2015/01/10出版)一章『開戦』金閃閃跟恩奇都打的毀天滅地的部分
∗一時興起的產物,不會有後面也不會有前面
∗首發於澄空TM版&巴哈小屋
∗(雖然應該不太會有)轉載時請標明原出處網址(上列兩者之一)以及翻譯者
∗嚴禁交流用途以外使用
∗各纇謬誤、誤植、誤字歡迎指出
✕                     ✕




Fate/strange Fake
一章『開戰』


吉爾伽美什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
身為御主的蒂妮‧切爾克事前知道的事,僅是冰山一角。
然而,就只靠著那些微的情報,她就決定將自己的命運以及承傳自祖先的執著全賭在那名英靈身上。

英雄王吉爾伽美什。
在遙遠的太古。其後被稱為美索不達米亞地方的英雄以及偉大的王。
在神明還存在,人類遠比現今身為『個體』力量更加充足的時代降生於世,神與人之間產下的半人半神英雄,做為被稱為烏魯克的城塞都市之主君臨的存在。
雖因是暴君所以毀滅了國家,也有一說是他在到達了一個頂點的時間點將國家讓給下一任王ーーー無論是迎接了怎麼樣的結局,他那一任將烏魯克築成了一個金碧輝煌的榮華之國都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據說他的收藏有著世上所有的武具以及神具,也有傳聞那些各式各樣的武器都是後世的英雄們使用的寶具原典。
充滿強大神性的那名英靈,據說過去在日本所舉行的聖杯戰爭也有被呼喚出來過。
在無數的英雄們中那份力量也是出類拔萃,雖聽說在過去的聖杯戰爭中也留到了最後,然而那場戰爭究竟是迎來怎樣的結果,就連蒂妮都無從得知。
根據傳聞,他的戰鬥方式與其說是使用各式各樣的花招展現出三頭六臂的活躍表現,不如說是以壓倒性的力量蹂躪周圍的一切ーーー但蒂妮更加注目的是建造出城塞都市,收集無數財寶的那份私欲。
自從打算投身於這場聖杯戰爭中時,她就已經決定要捨棄清廉。
若是為了私欲要取回自己被蹂躪的土地,那就需要有著超越私欲的力量,也就是凌駕於篡奪者們之上的貪婪ーーー
至少蒂妮,"是如此被教導的"。
正因為這樣,她不擇手段。
即使是暴君,對著蹂躪的對象還以更加強大的蹂躪排除掉就行了。
自己的名譽降到谷底也無所謂。
非得將玷汙土地的人趕出去,淨化所有的一切。
為了守護承傳自祖先的使命,少女捨棄了心,打算將自己的一切做為祭品獻給強大的暴君。
她也不懼怕死亡。
因為對她而言真正可怕的是祖先流傳下來的大地被外部的魔術師們不斷凌虐這件事。
但是,她判斷錯誤。
並不是看錯吉爾伽美什這名英雄的存在方式。
無論是暴君還是名君,活在現代的蒂妮是無法真正理解在神與人結交時代誕生的英雄的。
她只是單純的誤判了吉爾伽美什的力量。
蒂妮她不知道。
傳聞身著金色鎧甲的英靈展現出壓倒性力量的,過去的聖杯戰爭。
然而,對吉爾伽美什這名英靈而言那場戰爭,除了極少的剎那之時ーーー"總是處於傲慢和大意的狀態"。

吉爾伽美什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
在蒂妮向他宣示忠誠後,得知了那一部分的根源。
王的資質使他成為王,英雄的靈魂使他成為英雄。
將名為傲慢的衣服從英雄王身上剝下時所展現出來,那純粹的力量奔流。

✕                     ✕

夜晚    雪原北部    大溪谷

「若是名幼童就該像個幼童。在還未曉萬物之理的期間,眼中只要充滿本王的威光即可」
「臣盡力」
就在少女對著吉爾伽美什說的話低下頭後,『那個』發生了。
「......?」
龐大的魔力流動襲捲著周圍的空氣並往蒂妮身旁聚集。
「!?」
那並非單純的魔力。
那是她所知的知識中純度最高的魔素,不,應該稱之為神氣的某種事物,匯集在英雄王的右手上,化為一把短劍的形狀。
但是要稱為短劍,那形狀有些奇妙。
那和剛才蒂妮所消去的魔術師拿的、召喚吉爾伽美什的觸媒十分相似。
「鑰匙的......劍」
對著不由自主喃喃自語的蒂妮,吉爾伽美什尊大地答道。
「可別把剛才那個小丑拿的鑰匙相提並論」
拿著那把鑰劍,吉爾伽美什將劍尖向著天空。
「這是我親自締結,像是有形約定一樣的東西」
雖然發出有點慵懶的聲音,但那表情確實看的到些許高揚的神情。
「可別疏忽了,蒂妮。然後讓我看看妳的証明」
「......?」
在疑惑的蒂妮面前,『那個』打開了。
從鑰劍延伸的魔力侵蝕周圍空間的一切,在世界上打開了門。
蒂妮夥伴的黑衣集團雖然開始騷動,但不過數百人的騷動聲,都被空間的波動遮掩住了。
在像是整個次元都在晃動般的震動之中,只有吉爾伽美什說的話清晰地傳達給蒂妮。
「若是會因這決鬥(兒戲)而怯場,就沒有資格擔任我的臣民」

在他的話快要結束的時候,空間的扭曲集中到了一個地方。
從匯集在吉爾伽美什眼前的扭曲中,出現了一把劍。
和方才的鑰劍完全不同,但是,果然還是跟平常的刀刃不同,有著不可思議刀身的一把劍。
好像哪裡感到高興似的瞇起眼,吉爾伽美什對著那把劍說道。
「EA啊。雖然你剛起床大概不太高興,但稍微陪我享受一下這場響宴吧」
下個瞬間,英雄王行動了。
「什麼,不會無聊的。不管是誰」
無比的優雅,無比的傲慢。
接著,踏出無法完全遮掩,包含著高揚的一步,他的身影忽然從蒂妮面前消失了。
僅只踏出一步,就移動到了這裡以外的某個地方。
雖然他做的不過是這樣而已ーーー但對委身於魔術的蒂妮而言,那是至今不曾感受過,也許今後也無法體驗到的壓倒性熱量,就包含在那個行動中。
丟下御主不管離開,這個身為從者難以置信的行動。
所有的從者的腦海中,自從被召喚起就被植入了聖杯戰爭的系統。他不可能不知道『離開御主』這件事的風險。
但是,被這令人感到目眩的狀況壓倒的蒂妮,無法責備他的行動。
而且,連用令咒把他叫回來的打算都沒有。
非得用雙眼將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印在眼簾中。
在吉爾伽美什的『力量』面前,那樣的預感在少女全身之中奔騰。
應該消去了感情的少女心中湧現的,是對未知的恐懼,亦或是ーーー

✕                     ✕

「御主.....我希望你能在這裡等我」
恩奇都對著充滿不安的眼神看向它的銀狼撫摸著牠的臉頰。
接著,在御主面前單膝及地,對著大地輕輕滑過手指。
「沒事的」
和它投以微笑的同時,周圍的林木蠢蠢欲動。
「森林會保護你」
急速伸長的茂密枝葉自天空隱藏牠的身影,大地開始產生強大的魔力的漩渦。
就彷彿擁有意識的森林自己創造出天然的結界一般。
「我非去不可。雖然也能在這裡迎接『他』,但這樣的話會殺死森林,更重要的是沒有方法能夠保住你。你會原諒我嗎?」
「ーーー」
嗚喔,恩奇都輕柔地抱住小聲低鳴的銀狼。
「謝謝你,御主。我跟你約定,只要我的生命沒有停止,就一定會回到你的身邊」

和吉爾伽美什從蒂妮面前消失同時間,恩奇都也向大地邁出一步。
有如風一般謙恭,有如泉水一般虔誠。
話雖如此,但只有在那強力步伐中蘊含著的高揚,是和英雄王同質的東西。

✕                     ✕

「......不太妙呢,離開森林吧」
感覺到異常的法爾戴烏斯透過無線電催促部下們撤退。
「發生什麼事了嗎」
「魔力(Mana)的流動改變了。這個森林八成已經在『它』的支配之下了」
說話的同時,法爾戴烏斯感覺到龐大的力量在森林中奔馳。
沒有聲音也沒有傷害森林,有如在大地上滑動般移動的那個樣子,正適合以風來形容。
對和森林合為一體般的那名英靈氣息感到畏怖,法爾戴烏斯確認那份力量的去向後,追加對部下們的指示。
「......撤收的時候,請盡量遠離沙漠。那邊送出無人偵察機和使魔」

然後ーーー雪原的上空,像要蹂躪大氣般的氣勢,有著同質的力量的『某種東西』跑過。
法爾戴烏斯感覺到那個流動,是開始撤收後僅僅數秒後的事情。
「該不會,吧?」
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在推測出來後,法爾戴烏斯否定了得出來的答案。
不如說,像是不希望它發生一樣。
「明明連勢力分佈都還沒把握住......就已經"打算要開始了嗎”?」

✕                     ✕

市區內      廉價旅館

離城市中心部有段距離的街道旁。即使在城市中心部也算是分類在老舊的廉價旅館中,應該已經進入夢鄉的弗拉德醒了過來。
對著揉著眼睛突然起來的少年,從者傑克對他說話。
「怎麼了御主。你睡昏了嗎?如果要去廁所的話就說一聲。我會靈體化在這裡等」
「......雖然我現在才發現。醒來後會說話,總覺得好像什麼角色周邊產品的鬧鐘一樣呢」
弗拉德說完後看著自己的左手手腕。
然後在那裡有著蒸汽龐克風的古風手錶,從手錶中傳來傑克的聲音。
「原本應該要靈體化的時候『像間諜一樣很帥氣』一句話就促成這個狀況的是你吧?」

傑克現在,成了弗拉德專用的手錶。

弗拉德從公園消失後,為了要確認傑克『什麼都能變』的能力,讓他從人到動植物,甚至無機物讓他變身成各式各樣的東西。
一開始雖然想說『開膛手傑克的真正身分應該不可能是無機物所以沒辦法吧』,但就傑克的說法,似乎有複數的傳奇小說中有『操縱詛咒道具的人們就是開膛手傑克的真正身分』的內容,因此他變化的範圍寬廣到驚人。
嘗試變成手錶後,弗拉德喜歡上設計,為圖人身安全而要求平常就戴著。
除了淋浴和如廁外總是戴著,一開始雖然是用心電感應說話,但弗拉德說出『總覺得沒什麼意思,還是普通的對話比較快樂』這種不像魔術師的事情,就像這樣在沒有耳目的地方當成聲音媒體對話。
那樣的弗拉德邊下床邊將旅館的備品時鐘和傑克變化成的手錶對照。
「不過好厲害呢。時間完全沒有偏差」
「嘛,你就當做英國紳士的時間都是正確的吧。雖然那是我的真正身分是英國紳士的話就是了」
「紳士會連續殺人嗎?」
「......」
不自覺的傷了傑克的心之後,弗拉德前往廁所,堵住洗臉台的排水口後開始放水。
「你在做什麼」
對著英靈手錶,弗拉德用水沾濕手指問道。
「沒有,感覺到什麼嗎?」
「姆......」
對照語塞的傑克,身為御主的少年用手指劃過洗臉台的鏡子,畫下了簡易的魔法陣。
「有兩個龐大的魔力『雜音』正在往南邊移動」
於是,從手錶中傳來帶有些尷尬的傑克聲音。
「不是我自誇,基本上我做為魔術師的素養很稀薄。雖然如果變成魔術師能力也會隨之上升,但"這個樣子"要我查覺魔力的異變是不可能的」
「如果變成雷達的話感應能力說不定會上升喔」
「......你真的是時鐘塔的魔術師嗎?」
把訝異的傑克扔在一旁,弗拉德繼續淡淡地劃動手指,完成了魔法陣。
然後對著鏡子喃喃念著像是咒文的話ーーー蓄積在洗臉台的水產生了變化。
水面連續產生幾道波紋後,那裏映照出了一個影像。
看著映照在水面上的沙漠景象,手錶的指針扭轉了一下。
「這是?」
弗拉德對著提問的傑克乾脆的回答。
「因為有魔術師在監視沙漠,"所以稍微借偷看一下"」
「......什麼?」
「因為就算我現在放出使魔,應該也趕不上」
弗拉德若無其事的說。
但是,即使不是魔術專門家的傑克,也有藉著聖杯系統賦予的基礎知識。
即使是從那基礎的常識上看來,也能判斷『要偷看別人使魔的視覺情報』一纇絕對並非易事。
剛學會魔術的初學者先不說,是把聖杯戰爭當成好戲看嗎,介入其他身為御主參加的魔術師行使的魔術中,實在不覺得他腦袋正常。
如果能輕易做到的話,使魔這東西本身的系統不就會崩壞嗎?
腦中浮現那樣的疑問,傑克說道。
「那真的做得到嗎?不對,就算有可能......不會很危險嗎?如果被反探測的話這裡的位置可會洩漏喔」
「嗯~,我是有防漏餡......。但也不能說絕對不會洩漏......。雖然如果是教授的話不會發現,但是查覺到不對勁之後也都會找到我......。如果是露維雅的等級,說不定會使魔力逆流讓這間旅館爆炸......」
口中嘟嚷著不安的話後,少年重新振作後繼續說道。
「嘛,如果被發現了,就誠心誠意的道歉吧!」
對照天真無邪笑著的弗拉德,傑克感覺內心有如寒風吹過般低喃道。
即使不是完全正確,僅止一點,他說出了能代表弗拉德這御主本質的一句話。

「你.....就算是在殺人時好像也會說出同樣的話這點真可怕啊」

✕                     ✕

雪原南部    沙漠地帶

在城鎮南方豁然廣布的沙漠。
雖然不像科羅拉多沙漠和亞利桑那沙漠那麼廣闊,但從都市看來地平線無限延伸,若是糊裡糊塗的踏進沙漠那大概就會輕易遇難吧。
就在那片沙漠的中心部,"他們"終於相見了。
從這裡既看不見森林和都市,只有砂土和乾燥地帶特有的草葉零散叢生的空間。
早一步先等在那裏的槍兵英靈(Lancer)ーーー恩奇都靜靜地仰望夜空。
像是要抵銷無數群星的光輝,金色的人影飄浮著。
那是身著黃金鎧甲,手上拿著一把「某種東西」的弓兵英靈(Archer)。
恩奇都知道位於上空的男人手中持有的「某種東西」是什麼。
也知道他能浮在空中,是藉著特殊寶具的力量。
以及ーーー理所當然的,他也知道那個男人是誰。

天與地。
距離約120公尺。
兩名英雄目光交會。
俯視大地的眼神,與仰望夜空的目光。然而,視線卻有著相同的高度。
各自確認對手身影的兩人,沒有說半句話。
但是下個瞬間,卻完全鬆動了嘴角ーーー笑了。
他們只是互相向著對方靜靜地笑著。
就彷彿是在說,所有的一切那樣就已經足夠了。

✕                     ✕

同時間     雪原都心部      大樓樓頂

無名的Assassin站在雪原中心部的摩天大樓群中也是最高聳的賭場飯店『水晶之丘』上。
為的是要確認城市周遭的地形,以及感應聖杯戰爭相關者們的氣息。
雖然是相當顯眼的行動,但如果有以自己為目標的人出現的話那事情就簡單了。
她雖以那梗直到可說是愚蠢的動機從大樓上窺看城市的樣子ーーー
突然,她看向某個方向。
城市南方。在那前方只看的見沙漠地平線。
「......」
但是,狂信者目不轉睛,只是一昧地凝視著天與地的狹間。

「喔......祝祭的開幕嗎?」
從另一棟大樓的屋頂上眺望著她的樣子的吸血種魔術師ーーー傑斯塔也查覺了那個異變。
他並不是那麼擅長氣息感知這一纇的事情。
但儘管如此,他仍然從城鎮南方感覺到某種氣息,背上有如靜電流竄。
那是活了長久的時間,因走在生死狹縫間而得到的本能嗎。
現在起在那個沙漠某處,有什麼要發生了。
以和魔術感知不同的另一種感覺產生那樣的預感,他浮現邪惡的笑容低喃道。
「這場戰爭可是我和她的红地毯。可要放個盛大點的煙火哦?」

✕                     ✕

雪原南部    沙漠地帶

以相互交會的微笑為契機,吉爾伽美什行動了。
手上奇妙的劍ーーー發動『乖離劍EA』,揭露出作為寶具的真正姿態。

寶具。
那是英靈們所持有的,可說是構成自己概念一部分的存在。
其為英靈終生持有的武具,亦有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或者是將那名英雄的靈魂本身化作風景的空間,其存在依照不同英靈而有著千變萬化的形體。
對於持有所有財寶的吉爾伽美什來說,那種不上不下的寶具在他的收藏中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ーーー但那把劍,即使是在吉爾伽美什所有的寶具中也是特別被珍視,極少的例外之一。
但是,那把劍並沒有銘記。
稱為EA也是吉爾伽美什取名方便上的外號。
更進一步來說,說不定那連劍也不是。
畢竟那是在槍與劍出現在歷史上之前就存在的物品。
人,或著是比星球還要更古老的時代。
神明為了要開闢世界而揮舉,將純粹的力量具現化,奇貨中的奇貨。
這顆星球的起始,分裂天與地之物。
斬裂虛無造就蒼穹,貫穿天空歸為虛無。
象徵起始與終結的那份力量,只有繼承神明因子的吉爾伽美什被允許使用。
因此,當吉爾伽美什全力揮舞那把劍之時,那就被分成以下的類別。

對界寶具。

像是對人、對軍、對人等等,攻擊用的寶具依性質不同等級也會變化。
在英靈間一對一的戰鬥中,比起對軍、對城寶具,雖多有對人寶具較為有用的情況,但就對界寶具上,那寄宿著已經不是可以用契合度和狀況這個次元來計算的力量。
可將世界毀滅的絕對武力。
無論對手是個體或是成群,連同所在的世界都一同夷為平地。
英雄王放出的全力一擊,指的就是這件事。

而他現在,正打算對著僅僅一柱英靈,沒有任何躊躇的放出那一擊。
不是遊戲也不是放水。
捨去強者特有傲慢的英雄王,將自己顯露無遺的一擊。
立於大地的英靈ーーー恩奇都。
這一擊,是贈與最古老且唯一一名朋友的言語。
這是他以王、以英雄、以及以吉爾伽美什這一個個體的一切高唱的再會之喜。

「EA啊,盡情引亢高歌吧」

吉爾伽美什不是對著眼下的英靈,而是向著手中的劍說道。
像是要呼應他一般,吉爾伽美什所拿的圓筒狀的劍有如削岩機般迴轉並包覆著空氣。
捲起漩渦的風吸進更多的空氣,產生了小型的龍捲風。
龍捲風互相疊合,孕育出更加巨大的空氣歪斜ーーー全都聚集到劍上,並逐漸被壓縮。
超越物理極限仍在提高密度的空氣層不久後轉變為撕裂萬物的凶器,開始吞噬整個空間。
聲音和光線都聚集到歪斜中,劍的周圍捲起寂靜與黑暗。吉爾伽美什緊緊握住如同生物般鳴叫的劍柄ーーー向著才剛再會的朋友,毫不猶豫的揮下ーーーーーー

「......天地乖離(Enuma)ーーー開闢之星(Elish)!」

歪斜綻開。

在EA身旁匯集、被壓縮至超出極限的森羅萬象連同斬極一齊被解放。
釋放出的壓力使周圍空間產生龜裂,世界以被挾縫間虛無吸收的形式翻轉了過來。
有誰能相信,那份光景是僅止一揮就辦到的呢。
從被撕裂的空間狹縫中探出頭來的虛無更進一步撕裂空間,使世界產生無數的龜裂侵蝕下去。
砂質大地如黏土般被撕裂,天空與雲朵也輕易地被四分五裂。
彷彿將畫在紙上的風景畫放入攪拌機中一般的地獄。
名為斬擊的侵蝕,邊碾裂星球邊朝地上的英靈突進。

然後,恩奇都ーーー

✕                     ✕

警察署

位處魔術師末端的警察署長ーーー奧蘭多‧李維也同樣查覺城市南方席捲的氣息。
「市內也感知到無數的細微魔力。恐怕,是潛入的魔術師們朝沙漠放出的使魔」
對著部下的報告沉默數秒後,署長靜靜地凝視著窗外。
直到剛才,才接到已經湊齊了六名從者的報告。
然而,沒想到狀況會如此迅速的改變卻在意料之外。
雖然懷疑是不是法爾戴烏斯和『老害』的奸計,但現在就算深究也沒有意義。
那是連相距甚遠的此處都感到戰慄的『力量』。
就算是距離數十公里遠發生的事,但也無法以隔岸觀火這句話了事。
稍微使皮膚起雞皮疙瘩的沉悶波動,讓署長全身響起了警報。
那和幼年時,目擊最大級的巨大龍捲風逼近自己居住的城市時的感覺十分相似。
壓抑住從臟腑深處湧現的各種感情,奧蘭多保持冷靜地對部下宣告。
「......召集所有實行部隊,通告他們狀況開始」
若是原本的話,說不定沒有必要聚集在這裡。
實際上,直到幾分鐘前他都還思考各別連絡就已經足夠。
但是,身體感受到如此程度的魔力奔流,他改變看法,對今後的計畫作了些微修正。
將這場聖杯戰爭視作『魔術師之間的鬥爭』在這時間點已經是不可能了。
就因為這樣ーーー自己必須要告訴實行部隊的成員。
要告訴他們,在踏入規格外戰場的他們背後,時常都有著正義的旗幟飄揚。
他不覺得那種只能當成安慰的精神論就能獲勝,他沒有那麼天真。
但是,他知道在真正迫切的決鬥中,那種只能成安慰的差別就能夠劃分生死。
能採取的對策就該全部用上。
署長查覺沙漠空間整個被扭曲後,他確定了。

正義。
就連那樣的言靈也必須當作保險用上,他們的敵人就是如此強大的存在。

✕                     ✕

沙漠地帶

宣告虛偽的聖杯戰爭開幕的一擊ーーー若是原本的話,成為聖杯戰爭最後的一擊也不奇怪。

首先大多數的英靈,連讓『EA』出鞘都不可能吧。
即使是王所選出『值得他揮劍』的大半英靈,即使對那力量感到驚嘆,也會向王挑戰吧。
看著眼前有著開天闢地力量的英靈,眼中會浮現各式各樣的感情。
覺悟、決意、恐怖、敬畏、憤怒,或是歡喜。
然而,在死亡和虛無的團塊、在此世這地獄面前,"帶著微笑感到懷念"的英靈,只有僅僅一柱。

ーーー啊啊。
蹂躪天地,將世界粉碎的浩蕩之力逼近自己的當下,恩奇都浮現十分安心的微笑。
不隱藏也不欺騙自己,使盡全力的一擊。
即使沒有神話時代時等級的力量,但那份力量的本質卻絲毫沒變。
ーーー我很高興喔,吉爾。
ーーー還能和你像這樣......"互相比拼性能"。
厭惡人卻比任何人都要像人類,拒絕神卻又比誰都還要神聖。
位於森羅萬象頂點的英雄王,卻認真的和自己對峙。
那麼,自己也必須要做出回應才行。
如此思考的英靈,緩慢地轉動身體。
「如果是要調整成這個時代的話......差不多這樣嗎」
以地裂的形態逼近而來的虛無前,英靈更加深邃地微笑、微笑、微笑ーーー
將靈魂的開關,在一瞬間轉換完成。

「我也要......”力量全開”上了喔,吉爾」

於是,一切流轉。

✕                     ✕

北部    大溪谷

「這個......究竟......?」
蒂妮‧切爾克產生混亂。
雖然派出使魔神鷹追在英靈後面,但實在是追不上。
但是,從南邊傳來大地的震動中,立刻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吉爾伽美什在離去前,說了『這場戰爭,有讓我認真的價值』。那也就是說,他認真的去和使大地鳴動的咆哮之主戰鬥了吧。
從自己身體中,流出大量的體內魔力ーーー精氣(Od)。
給予契約從者的魔力,是由土地所準備的聖杯和御主自身所提供的。
雖然蒂妮只要在此地,就能將從地脈中湧現大源的轉換成小源,但即使如此,只要稍不注意身體中的魔力就好像要被吸乾一般。
無法跟上太過急遽的變化,蒂妮的魔術回路發出悲鳴。
但是,她仍然面不改色,只是不斷忍耐。
不能夠在相信而跟隨自己的同伴前示弱。
而且,如果這種程度就感到畏懼的話,那才真的是吉爾伽美什所說的,不足以擔任『王的臣民』。
她思考著這件事,抱持著一個確信。
擁有能破壞世界氣勢的寶具。
和身為使魔的從者共有感覺的心電感應也被吉爾伽美什遮斷了。因為這樣雖然無法理解當地出了什麼事,但看著魔力的流向也有能知道的事情。
被這力量攻擊的從者,大概沒有能活下來的方法吧。
是該為如此迅速就少了一名英靈感到高興嗎,還是該擔憂被其他御主知道王牌了呢。迷惘中的少女在下一瞬間,卻感到更加的困惑。
「......?」
正因為是與大地共有魔力的特殊魔術師,她才能在相距如此遙遠的距離查覺到『那個』。
「......該不會!」
能對抗吉爾伽美什力量程度的魔力正流向沙漠地帶。
雖然有考慮到是因吉爾伽美什寶具的影響,但這是和他不同纇的力量。
這不是只有地脈。
就彷彿,是星球本身將力量集中到一處,聚集了龐大的瑪那。
甚至產生了吉爾伽美什的力量要破壞世界,星球抑止力(Gaia)要與之對抗一般的錯覺。
於是,她理解了。

現在,在南方沙漠和英雄王對峙的英靈。
最少有和他同等的力量,無庸置疑是『規格之外』的存在。

✕                     ✕

沙漠地帶

恩奇都會以槍兵(Lancer)的英靈顯現,是因為他持有的寶具的緣故吧。
然而,說是寶具,那並不完全正確。
為了連繫神明與人類而存在的楔子。那就是恩奇都的本質。
曾有一說,吉爾伽美什是神為了不喪失力量,人能將神繼續視為神崇拜而降生於地的楔子。
不過,是忘了自己的使命嗎,或者說是故意無視嗎,英雄王沒有完成那個使命,甚至親手實行像是要促進神與人離別似的統治。
為了糾正、質問、彈劾沒盡到自己使命的吉爾伽美什而刺入的槍ーーー也就是自己貫穿反目者,以將楔子歸還給神明這一個概念而被生下來神造兵器,就因為這樣,他有很大的機率會以槍兵(Lancer)的階級被聖杯選上。
接著,他的寶具ーーー也就是將自己的身體化為武具的一擊,才正是最像槍兵(Lancer)的具體表現吧。
他只是要貫穿、並將世界緊縛在一起。
若天地的狹縫間有堵牆壁的話,就連同那個概念一起貫穿。
但是,就和吉爾伽美什的反目一樣,諸神們也有一個誤算。
藉由降到俗世,與人交流而得到智慧的那個『兵器』,也打算以他自己的方式連繫神與人的世界。將楔子歸還給神明。也就是要拉進兩者距離。
就是說,不是由神支配人ーーー
而是將人這個存在,推上神的領域。
就因為這樣,他選擇做為一個『系統』。
做為統治世俗的王所揮舞的兵器,為了使世界進化選擇被"使用至廢棄"的道路。
以及,他選擇做為一個『人類』。
消除王的孤獨,做為一個繼續在身旁與其並立的存在。

粉碎萬世的崩擊逼近之時ーーー
星球啼鳴。

恩奇都腳下湧現大量瑪那,將『天地乖離開闢之星(Enuma Elish)』的斬擊從正面包覆。
「......不必客氣喔」
那,並不是對著和他對峙的英靈所說的。
就和英雄王對著EA說話一樣ーーー
恩奇都對著連空間裂縫的虛無都包覆的大量瑪那ーーー或者,是對著星球本身開口。
「我是兵器。就盡情的使用我吧」
剎那,就好像是在說方才的瑪那不過是前奏一般,數倍的瑪那自地表噴出,化作魔力的龍卷覆蓋住恩奇都的身體。

其乃傳播生命的概念。

為跨越原初的恐怖而編織的火種。

與人一同於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