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19984

【征文选刊】我与汉服的故事 文/黎舞

2012-06-08 10:34

我与汉服的故事

Land is the only thing in the world that worth working for, worth fighting for, worth dying for. Because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lasts. –Gone with the wind

《乱世佳人》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电影了,那个时候还小,才上初中,一场电影看下来眼中只见刻骨铭心的爱情和华美复杂的服饰。直到最近几天,我才在自己用过很久的笔记本上偶然看到以前抄的这句台词,掩卷三思,唏嘘不已。我的让我努力的,让我追求的,让我舍生忘死的,也是我心中的这片土地。所以,同袍们,请理解我用这样一句洋文作为我的题记。

【2011年·5月·开始的开始】

其实汉服走进我的生活,或者说我真正成为同袍,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我真的很难回想起来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爱上汉服的,初识汉服时的那段印象非常模糊,似乎是一个平缓的、循序渐进经历。但是如果真的要说是具体某一件事情促使我系统的去搜索“汉服”这个概念的话,应该是一年前,我还在家里备战高考,偶然在扬子晚报上看到南京的同袍们过端午节,祭祀屈原的报道。我细细地读完了全文,没有热血沸腾的激情,只觉得有种义务,有种力量在敦促我应该深入了解这种既遥远又近在眼前的服饰。记得有次写作文,我引用了“有章服之美為之華,有礼仪之大故称夏”这句话,当时这话还背得不全,和同桌特意用手机上网百度了一下,但是心中隐隐感到这句话有种神圣的气质,让我肃然起敬。由于高三时间紧张,在高考之前我只是肤浅的分清了汉服的基本形制。

【6月·最幸福的一天】高考之后我先随父母去了一趟苏州,之后去了四川,为了能看一眼重回汉唐的实体店。当我走进文殊坊那古色古香的建筑时,之前26个小时火车的疲惫都顿时烟消云散了。其实那天我来早了,文殊坊里都静悄悄的,没几个商家开门。在重回家门口等了有一个小时,小惠姐姐来了,可是在她把头埋到提包里翻了一遍之后……发现没带钥匙= =|||于是她又回去拿。小惠姐姐是一个很娇小的女孩子,真人和重回家贴的照片一样漂亮哦亲~~但是尽管她很努力地说普通话,那种带着很浓的四川口音的话我要听懂实在是压力很大。她第二次回来的时候,一个劲儿的道歉,我听得简直都不忍心了,正掏钥匙的空儿,“啪”一下,早饭掉地上了。后来,我一朋友开玩笑的说我简直是重回控,太爱买重回家的衣服了。但是我爱重回家,真的不是没有原因的。等我要离开的时候,外面本来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倾盆大雨。小惠姐姐又倒水又借伞,还再帮我百度武侯祠的地图,我真的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7月】

从四川回来没有多久,我喜悦的心情就渐渐被一种令我抓狂的渴望替代。等待汉服寄过来的每一天都是煎熬,为了排解,我报了个旅行团,和家母一起玩上十几天。我们主要在湖南湖北两省,重点游览的苗族和壮族的文化。其实一路上,真的没有什么太令我激动的地方。参观的景点没有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感到自己只知道天天木讷地跟着导游和大部队,心中有种不可名状的落寞。

就在旅行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在湘西虹桥,我竟然意外碰到了两位穿汉服的同袍!一位穿曲裾,一位穿襦裙,都是浅绿色的。于是,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大街上碰到同袍,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整个人简直就石化在那,完全愣着,想喊都喊不出来,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位同袍渐行渐远,消失在我的视线中……虽然现在我已经认识了很多同袍,但当时那种刻骨铭心的懊悔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不过,那天晚上我把白天的经历贴在了汉服吧里,看到有这么多同袍跟贴安慰我,还有人说帮我找找那两位同袍在没在吧里,真是抚平了我心中大半的遗憾。

【8月】那天恰逢七夕节。一早妈妈要带着我去姥姥家玩,徐州新开发了一个汉文化风景园林,里面是闻名遐迩的龟山汉墓,楚王陵,就在姥姥家附近。于是我决定穿我的齐胸。说起来这还算是我第一次长时间穿汉服在人多的公共场合,之前也穿过几次对襟襦裙,不过也就是下楼买个面包啊取个报纸啊什么的。我前一天晚上就把襦裙和披帛叠好放在椅子上,想到第二天就要第一次在长辈面前穿汉服,兴奋不已。第二天早上,我怕自己一个人勒不紧齐胸会掉,就让家母帮我系了一下身后的带子,她除了抱怨有些麻烦之外其他都没说什么。接下来的事情却给我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让我炎炎夏日透心彻骨地冷。家父开着车从车库出来接我们娘俩,我绕过小花坛的时候看见他冰冷的眼神里掩饰不住的愤怒。我走到车跟前,家父恶狠狠地对我说:“你穿的是什么!太丑了!我以后不许你穿这个!!!”我说:“这是汉服,汉族人的民族服饰。”他冷笑道:“汉人的民族服饰,是,中山装!西服!”我听了这句话顿时是哭笑不得。我反问道:“西服?汉族人的民族服饰是西服?”他也知道自己这话的矛盾,感到理屈词穷,但是这更糟,因为家父就只会用毫无道理的强权来掩饰。一句话,汉人的民族服饰是中山装,不准辩解!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只见他关上了我坐的副驾驶那边的窗户,因为他嫌我穿着汉服的样子被路人看到了丢人,同时给家母交代:“你以后不准给她钱买汉服,她再敢买汉服就断她生活费!”更让我心寒的事情在后面,我到姥姥家时,固定电话响了,家父打来的,他告诉姥爷我出门之后不要对别人说我是她的女儿,他丢不起这个人。

 

后来,10月份的时候我参加我们学校的文渊社新人见面会。不得不说,那个社团,印象中那天全场就只有一个男生吧,坐在最后一排,听完他的自我介绍,我知道这个来自书香世家的男生,母亲很支持汉服,汉文化。他举手投足间的那种优雅从容,也许我永远只有羡慕的份儿。

再后来,一次英语的口语课上聊到了代沟的话题。本来是很老的一个题目了,可是书上偏偏就有这样一句话:父母会不理解不接受他们青少年的儿女的发型、服饰……我看到“服饰”二字,一种难以言表的苦涩顿时在心里翻腾。可能是因为那天本来就心情不好,一开始流出的几滴眼泪,还可以不动声色的悄悄抹掉,可是我越哭越伤心,怕自己哭出声音就用手捂住嘴,泪水便从指尖滑过。我越想止越止不住,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我周围一大片同学惊讶的目光中,我痛痛快快地发泄了一场……

【10月】

这是文渊社新人见面之后的照片,几乎是无意中拍的,因为我跟不就回想不起来当时的情景。我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旁边的那个同学在今后的生活中成为了我多么重要的朋友。这是我们的第一张合影。现在再回想起来,又是几番感慨。

 

10月的事情很多,最值得怀念的应该是去景山拜先帝。按理说应该是清明节或者甲申国难的时候再去,这次拜了先帝,真是了我一桩心愿。有个小插曲。在此之前,我曾经一个人穿着汉服想先去景山看看,只要能摸到那个地方在哪就行。可惜我这个超级大路痴又信了坑爹的百度,坐了有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又步行了好几条街,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最后居然能找到地铁回去,真是万幸。

 

这个月我们学校周日有个中外文化交流会,在明德广场上举办一天。每个国家都会有一块地方来展示自己的文化,特产啊文物啊音乐舞蹈什么都可以。中国文化的展区是我们学校的国学社办的,我作为国学社的一员,也有幸穿上汉服为弘扬华夏文明尽自己的一份力。

当参观的人渐渐多起来时,从人群中挤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没头没脑的就对我们说:“你们穿的是汉服,应该说汉语啊。”我们都一愣,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他是什么目的。那人接着说:“你们说的普通话,那都是由满语演变过来的。说你们自己的语言去!”这家伙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不给我们留反驳的机会就消失在人群中了。我擦,现在谁说没有活体MY的?!

 

【11月】

我参加了学校的一个英语演讲比赛,题目是梦想。我几乎想也没想就果断的决定要写汉服。这是我第一次用英语演讲,我提前了两个星期就开始背稿子,最后背到都不用思考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情况下就把全文背了下来。为了汉服,不能有一点差错。我最难忘的就是在我上台以及讲完之后,欠身行礼,台下的同学和老师都给了我雷鸣般的掌声。其实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都无所谓了,我让在场的同学们都知道了汉服,这件事实本身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

 

【12月·悲喜参半的冬至聚会】

辛卯年的冬至聚会,也许对汉北来说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活动,对我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同袍聚在一起。那天的聚会,是我记忆中位数不多的最快乐的日子之一。大家一起吃饭,说笑。虽然除了我的同学和学姐之外那些同袍我一个都不认识,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大家都像兄弟姐妹一样。因为志同道合,我们都有共同话题,无论聊什么都能聊到一块儿去。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和同袍在一起。

 

用过午餐之后,我们去了南锣鼓巷。我们有几个同袍是一路的,所以就一起坐车回去。在回程的公交车上,有个人一开始先问我们穿的是什么衣服,我当时只当他是普通围观群众,也没多想,因为上了公交车会有很多人一同关注我们。可是再过了一会我们就听出问题来了。那个人一直不依不饶,提出了很多神论。最后就干脆直接大声地嚷嚷:“你们很另类!知不知道!你们实在很另类!!!”我和几个同袍不得不再上前去解释一番。当我们说道汉服的民族属性的时候,他居然说,“你们都不是汉人,真正的汉人是陕西以北……”我估计他还想再扯几个省份的名字,但是想不出来,就只见他不断地重复“陕西以北”这4个字。我们同袍把他辩得理屈词穷的时候,他就指着前面的空儿说:“那里有空位,你们都往那边站,别站在我面前。”接着居然真的就用双手捂住耳朵,直说:“我不听!我不听!”等我们有一阵子不理他的时候,他就开始人身攻击,说我们同袍“穿古装还戴眼镜”,等等。如果没在公交车上碰见这个人,这次冬至的聚会将是一次多么完美的回忆。

【2012年·1月·新年快乐,天佑大明】

放寒假了,我也该回家了。因为这半个学期来买了不少的汉服,都放在宿舍的那个小衣柜里,根本就挤不下,想到下个学期还要再添新的汉服,我收拾了大半带回家。其实家父虽然反对我买汉服,但是给我的生活费却很充足,我每个月都能够买到自己心仪的汉服。回到家,也许是因为半年没见,看到我穿汉服,家父居然没说什么,不仅如此,还用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我是真是受宠若惊。为了趁热打铁吧,晚饭的时候,我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汉服失落的史实完完整整的给双亲讲了一遍。基本上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听完这段悲怆但敏感的历史,家父沉默了一会,只对我说:“以后不要说这个了,毕竟有悖于现在的社会环境。”这个反应也在我预料之内,我没再多说什么,想反正慢慢来吧!今天能心平气和的听完这段历史,就说明有希望!

我们家亲戚不多,平时大家都很忙,不常走动,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得以会团聚。今年的家宴定在了初六。这是我接触汉服之后过的第一个新年,我一定是要穿着汉服过的。到了酒店的时候,长辈们都很有兴致,我就把身上穿着的那件重回家的三重衣依次脱下来,给他们讲解形制和汉礼。我讲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都不禁驻足观看呢~

发压岁钱的时候,我当着所有长辈和我的两位小表妹的面,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向姥姥、姥爷磕了三个头。其实如果再往前几年,我是怎么都不肯的。总觉得磕头是一种奇怪的复古,别别扭扭的。但是那天,我看到姥姥、姥爷脸上那种欣慰的笑容,瞬时想通了:跪拜只是一种礼节,只要你不滥用它,就和面子无关。再者,父母长辈的抚养之恩无以为报,难道过年了他们还不配受你一拜吗?!

 

【2月·汉服英伦行】

2月,我去了英国旅游。其实穿汉服在英国,老外也会小小的围观一下,但是他们向我投来的都是欣赏、羡慕的目光,我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冲我微笑。我本来没打算每天都穿汉服的,不算坐飞机的时间在英国实际是八天时间,我原来想,穿两天汉服就行了,其他时间穿便装。但是- -同袍们你们能想像么,外国人对汉服有多么尊重啊!尊重到我都觉得受宠若惊的地步。
平时我在国内穿汉服,被满遗骂,被父母骂,同学不理解,老师不理解,路人不理解……我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是去英国第一天穿汉服,有这么多这么多人可以直接走到我面前微笑着告诉我,我的裙子真好看我今天真好看。第一天到英国的晚上我却哭得泪流满面。

第一天我穿的是蓝色的明制袄裙,在白金汉宫前面遇到了两个韩国人。果然不出所料,那两个韩国人没看出来,见着我就亲热的跟老乡似的,我解释了半天才似懂非懂的走了。不过后来在牛津碰到一群日本学生,(我当时穿的是广袖曲裾)她们倒是认出来汉服和和服不一样,只是觉得我的衣服跟和服很像就很奇怪。幸运的是他们之中有人会说汉语,我就简短的给他们讲解了下,最后几乎和他们每个人都合了影,过程很愉快。其实我真的觉得,只要你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不管是外国人也好少民也罢,他们都愿意去尊重你的文化。

不过尊重归尊重,由于语言障碍,我还是闹了点笑话的。。。我遇到的最奇葩的情况是那天在哈洛兹下面的街上,正无辜的走着,一个黑人大叔大老远的冲着我说了句日语,他说日不还不算,一边说还一边点头哈腰的。我当时就无语了。连忙上前解释。我当时说的就是I understand that Hanfu and Kimono are similar,but .... 这句话,但是“相像”用的是alike,那位大叔倒好,没听见a听见like了,就立即以为我是因为喜欢日本穿了和服。这什么跟什么啊,越抹越黑- -|||随后费了老力了才解释清楚。总之,这一趟汉服英国行,8天下来各种感动各种愉快也有各种悲凉各种无奈。让我学到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

 

【3月·非诚勿扰·开心词典】

我从来都没有看过非诚勿扰,只听人说是个相亲节目,带亮灯灭灯的,我只是觉得这类的相亲节目很浮躁,那天在吧里看到消息,非诚勿扰上有人穿汉服。我当时就想当然的认为,大概是以穿汉服作为吸引别人的手段吧,就没在意,后来我室友知道我喜欢汉服,一直强烈推荐,我就把视频搜来看看了。
快进到第17分钟,我第一眼就被这个身着明华堂、文质彬彬的小男生震撼到了。进而觉得他很面熟,很像是今年汉服春晚的主持人。我当时看汉服春晚的时候,一直都以为他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好吧,没想到他已经快二十四了。(我眼力真弱爆了= =|||)
一上来,主持人就在误会唐迪也,看着他一直从容不迫的解释着,我之前的不屑一扫而空,心里充满了敬佩。《精忠报国》一直是我最忠爱的歌,暑假曾有一段时间单曲循环很久的。我真没有料到又会在节目上突然听到这熟悉而震撼的旋律。而看到他的录像中,一袭白衣,广袖飘飘的站在一群洋人中间散发传单时,我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英国,是世界上我第二热爱的国家,我从小就仰慕英国的历史文化,更渴望着在未来几年中到伦敦求学深造。二月初的时候,我就穿着汉服先到英国旅游了一圈。在去之前,我曾经花了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准备一篇用英语介绍汉服的文章,并且打印出来,想带到英国。可是临去飞机场的时候我又放弃了,我虽然有勇气穿汉服,却没有勇气用这种方式宣传,总是担心别人会怎样看我。但是眼前这个文弱的小男生,却做了我一直想做但不敢做的事。为他的勇敢,为他的决心,为他的努力,为我们有这样一位好同袍,我一直哭泣不止。

 

三月底的时候我和朋友们一起参加了开心辞典举办的开心学国学节目的录制。我放寒假前报名的时候还有幸见到了前辈小楼姐姐。那天下午翘了半天的课,穿了件粉嫩的袄裙一大中午的就出发了。换妆的时候耳洞特别不给力,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戴不上去,折腾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怕楼下的同学等急了只好耳朵上鲜血淋淋地就出门了……55555从那天起我一直都对换耳环存在着心理阴影呢。

陌生的录制场外,走廊里到处都是整理衣冠、化妆梳头的同袍们。我以前也不是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同袍,但那都是北京的同袍聚在一起。那天,我们来自祖国各地,光我知道的就有深圳、南京、北京、杭州等等,真的突然有一种自己多年不见的兄弟姐妹都在身边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幸福吧!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来自深圳的那位同袍的武术表演和杭州的同袍的汉舞了。看武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震撼到了。在我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