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09304

欣赏| 中国传统制墨方法

2015-02-16 18:27

 

按:墨分兩種,一松煙墨,一油煙墨。明·屠隆《考槃餘事》云:“余嘗謂松煙墨深重而不姿媚,油煙墨姿媚而不深重。”松煙墨以松樹燒取煙灰製成,色烏而光澤度差;油煙墨多以動植物油脂取煙製成,色淡而光澤度佳。松煙墨宜書,油煙墨宜畫。

松煙墨制法
【採松】
採松之肥潤者,截作小枝,削去簽刺,懼其先成白灰,隨烟而入,則煤不醇美。

 

 

【造窰】
造窰用板各長九尺,闊尺餘,每兩板對倚相次,全用泥封合窰。梢一角為突(蓋以髙下角突,大小約二寸徑合,如窰病,燃火有碍及出烟不快,即開突斟酌修治,事訖,復閉之)窰心地面上亦有出氣眼(直通突外以備出氣)其窰至十二步陡低一邊,留取煤小門。一邊用石板對倚為巷,至六步為大巷,又漸小一步為拍巷,又五步節次低小為小巷,又半步為燕口(只開二寸髙五寸)堂下安臺,臺下鑿兩小池(一池以備積灰,一池以浸小掃箒,以備掃灰)。

 

 

【發火】
發火要活,不用多燃,燃死灰多則墨不黑也。廷珪墨所以妙正縁此。此造法第一闗也。大韶云:造墨何須火力堅,火微烟重自然妍。
窰相並三四眼,留一二眼為减火,每以松三兩枝細細發火,候及六七分將殘者於别眼燃之,應有灰落即以濕箒掃入池中,無使(别眼皆取常煤)。

 

 

【取煤】
煤貴陳宿,隔旬日尤佳。又一種栢煤,出終南蒲,大韶多用之,李欣父子用之尤妙,栢煤薄取,最不易
燒,煤自發火止於十日,不窰冷,令人開巷邉小門而入,以扇子取分,前後中為三等,唯後者最優(墨苑云突之末者為上)中者次,前者又其次。故窰梢懸板者謂之茸頭,揉殺即名珠子,他無以加也。

 

 

【和製】
入膠水等分,復用真煙發之,遲二日入套板,俟稍乾,微火薫五七刻,冷後加明膠佳。蒲大韶和製與李氏異,見宣靖録方。右用好醇煤乾搗,以細絹簁於缸中,簁去草芥,不可露簁,慮飛散也(或用宻羅上下各以紙為袋,簁之亦佳)每和入膠物,拌捜至勻,下鉄臼中,寜乾勿濕,三萬杵多多益善,不得過二月九月,温時敗臭,寒則難乾,潼溶見風日解碎,重不得過三兩,寜小不大(出齊民要術韋誕墨法)

 

 

 

【入灰】
不入灰性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