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08848

【砺志讲坛第11期】——洋墨水•老海归留美四部曲,吴家玮教授,美国首位华人大学校长

2010-06-09 10:38

砺志讲坛

洋墨水·老海归留美四部曲

时间:2010611日晚上615            

地点:逸夫科技楼报告厅

嘉宾:吴家玮教授 美国首位华人大学校长 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

主办方:复旦大学对外联络与发展处      复旦大学党委学生工作部

可前往各院系学工组,或1号楼学工部212领取门票。

详见活动海报!

  

 

    对作为进入世界名人录的吴教授来说,他眼中的美国是怎样的呢?他将以自己真实的感受和独特的生活经验展现一个不同的美国,不是一个被政治化了的美国,不是一个被遮蔽的美国,不是一个被模式化了的美国。吴家玮教授将为我们呈现他从初到美国,经历求学、工作、成家、立业的种种人生体验和感悟。

 

 

 

---------------------------------------------------

 吴家玮,193711月生,浙江杭州人,出生于上海。香港科技大学荣休校长。1949年来港,就读于香港培正中学1955年赴美国留学,1966年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大学,获物理学硕士、博士学位。 1966年至1968年在美圣地亚哥大学从事研究。1968年至1979年在美芝加哥西北大学任教,曾任物理系、天文学系主任,教授。1979年至1987年任美圣地亚哥州大学热斐尔学院院长、教授,旧金山州立大学校长,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大学校长。1988年应邀返港任香港科技大学第一任校长。曾任港事顾问、香港特别行政区预委会委员、筹委会委员、推委会委员,港区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委员会成员。

    

经历:

吴家玮于1937111日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之家,祖籍浙江省余杭。在上海读完小学后,他随家人迁往香港,就读于培正中学。由于英文不好的缘故,中学毕业后,他决定到美国求学。为逼迫自己在短期内学会英文,他选择了美国南部肯塔基州一所没有中国学生的大学。数个月后,他便突破了语言关。

吴家玮的专业是物理学。他在乔治敦大学仅用三年时间便拿到了学士学位。接着,他又转进华盛顿大学深造。二十九岁那年,他获理论物理博士学位。一九六六年,他又到加州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毕业后,吴家玮致力于量子多体理论和液晶理论研究,成为美国著名的物理学家。

一九八三年五月,吴家玮被任命为旧金山州立大学校长。作为美国大学中的首位华裔校长,此事不仅轰动了美国教育界,也轰动了美国侨界。旅美华人、华侨无不引以为荣。 在美国,要当一个小学校长也很不容易,何况是一个已有八十四年历史的著名大学的校长了。旧金山州立大学是全美著名的公立大学之一,拥有八个学院,二万四千余学生及一千七百余名教授。

对于吴家玮而言,出任该校校长是他在专业领域之外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在美国要当公立大学校长,得通过五关:第一关是初选。由校董事会在媒体登出招聘广告后,由学校组成遴选委员会,从一百七十六名应聘者中选出十二人。第二关是口试。在对十二人一一口试交谈后,淘汰了半数。第三关是调查。由遴选委员会到这些人过去任过教的学校广泛调查,了解他的各方面情况。这样,竞争者仅剩四人。第四关更是别出心裁。学校将四位校长候选人及其妻子们一起接到学校住两天,以考察夫人。美国人认为,如校长夫人有问题,校长的工作肯定也干不好。这样,又刷去一人。最后一关,由校董事会和遴选委员会对三位候选人进行面试考核,以类似博士论文答辩的形式,提出一大堆关于如何管理学校等问题,由候选人当场答复。吴家玮以其真才实学和高尚的人品,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终于被校董事会董事长任命为旧金山州立大学校长,成为美国建国二百余年来首位华裔大学校长。

接任校长后,吴家玮很快发现,当一个大学校长,要处理人事、教学、科研管理、房地产、筹款等种种行政事务,比单纯搞学术研究要复杂的多。但既然干了,就一定要干好。为此,他每星期工作时间总在八十个小时以上,大大超出了法定工作时间。作为一个东方学者,吴家玮在处理复杂的事务时,总是避免采取美国式的简单省事的投票方法来作决策,而是以东方的模式来处理问题。他通常是用耐心说服的方式,寻求可以共同接受的解决方式,以避免发生较大的分歧。加州是美国外来移民较多的州,种族矛盾比较突出。吴家玮作为华裔,更能体察和了解种族纠纷,处理问题时,也更为妥当。在吴家玮的主持下,旧金山州立大学有了新起色,博得校内外一致好评。吴家玮为此也付出了辛勤的代价。但他对此毫不后悔,他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透露:我竞争大学校长,就是想用事实证明,华人也能当校长,担大任。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吴家玮又被港督委任为筹备中的香港科技大学校长。当时科大筹委会主席钟士元先生在宣布此项委任时称,在二十名候选人中,只有吴家玮具备既是杰出学者,又富于大学行政管理经验的条件。筹委会一致同意选他为首任香港科技大学校长。

吴家玮十七岁就到了美国,此次携妻带子重回香港,对他来说,不啻于是人生的又一大转折。在美国几十年,他在学术领域及教育界已奠下深厚的基础。一旦离开,如若几年后重返美国,所有这些都将不复存在,一切要从头开始。特别是原来所拥有的实验室、贵重仪器等科研必需的工具,要归还原有部门。再要申请,不但困难,且要费去许多时间。据吴家玮透露,当初在接到香港科技大学的校长任命时,曾与夫人就是否回香港一事作过详细的分析:我们将回香港所有的好处、坏处都一一写下来,足有好几页纸。分析之后,发觉坏处远比好处多。面对这个结果,两个人一时都呆住了。但再仔细想想,发觉原来所有的缺点都是从自己利益的角度得出的。

考虑到香港在科技人才方面的欠缺,考虑到未来香港要保持长期繁荣稳定,必须要有自己的科技实力作后盾,吴家玮毅然抛弃了在美国所拥有的优厚待遇, 他公开表示:我回香港服务是叶落归根,把这里作为人生的终点站。每个人不能选择出生地,但是可以选择生活、终老的地方。早在美国任教时,吴家玮就致力推动美中科学技术交流。他曾先后十次返回祖国进行交流访问,并亲自联系接洽了一百多位中国学者赴美进修。建立香港科技大后,中国科学院及国家教委每年分别选送十余位博士生来科大学习,进行科技学术交流。1993年,被国务院聘为港事顾问。后来,又担任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预委会委员。1995年底,又被聘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

回到香港,作香港科技教育事业的拓荒牛。八十年代后期,正值香港人心不稳,许多人对香港的未来缺乏信心,纷纷外流之时。吴家玮在此时回到香港,难免会有眼光短浅的人对他议论纷纷。有些人认为他此次重返香港纯属玩票性质,待不了多久就会回美国。有的人则认为他是来捞钱的。对此,吴家玮不置一笑。他说:说我来港捞钱,事实上我初回香港时的薪酬,比原在美国任教时还少。至于是否玩票,请他们耐心等着看事实如何。从一九八八年九月到任至今,吴家玮已在香港居住了七年多,他的科大校长之职也已是第二任了。他公开表示:我回香港服务是叶落归根,把这里作为人生的终点站。每个人不能选择出生地,但是可以选择生活、终老的地方。

在他的主持下,香港科技大学从图纸上演化为现实生活中颇具规模、达一流水准的科技教育、研究重镇。使一座荒山变为景致优美的高等学堂。香港的部分舆论一度对科大建设超支颇有微词。对此,吴家玮认为,这是那些媒体不了解实情所致。科大由于建立在荒山上,光是接通水、电的工程开支就比平地大很多。事实上,科大工程竣工后,开支远远低于港府的拨款,还剩余三亿余元归还港府。一流的校舍等硬体工程并不代表能成为一流的大学。曾在美国担任过五年大学校长的吴家玮深知,要使香港科技大学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支高水准的师资队伍和科研力量。在吴家玮亲自策划下,科大订出了高标准的教师招聘条件。目前科大已签约了数百位教师,其中讲师都持有博士学位。这之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均是来自全球公认的名校。按照国际标准,科大的师资阵容不仅在亚洲名列前茅,甚至和美国的高校相比,亦属位居前列。吴家玮每提及此,不免津津乐道。在吴家玮的心中,香港科技大学所担任的角色不仅仅局限于为香港本地服务,还要为未来香港成为中国长江以南重要的经济中心服务。

 

 

观点:

他撰文指出:中国南方有五、六亿人口,但是重点院校很少。科研成就主要出在北方与中部。时势造英雄,香港将被迫负担起科技教研重任早在美国任教时,吴家玮就致力推动美中科学技术交流。他曾先后十次返祖国进行交流访问,并亲自联系接洽了一百多位中国学者赴美进修。建立香港科大后,吴家玮继续加强与中国内地在科技教育方面的合作。目前科大有逾百名内地的研究生和访问学者,中国科学院及国家教委每年分别选送十余位博士生来科大学习,以更好地进行科技学术交流。考虑到未来香港与南中国地区经济合作发展的需要,吴家玮认为需加强科大与海南、广东两省的合作,这符合未来香港的利益。科大目前与海南省合作,成立了海南研究所;并筹划成立与广东合作的类似机构。 1997年底,金融风暴向香港袭来后,特区政府吸纳了学者的建议,采取多项措施发展高科技、高增值产业,决心带领香港实现向知识为本、多元化发展的经济转型。吴先生兴奋地谈到,一年多来发展高科技、高增值产业,已从学者的建议形成政府的构想,逐渐成为港人的共识,香港掀起了科技潮。在特区政府支持下,设立50亿港元创新及科技基金、成立应用科技研究院、建立创新科学园区、兴建数码港、创建创业板股票市场、开展引进优才计划等举措相继出台。他也谈到,与此同时一些上市公司、私人公司纷纷转型搞高科技,新设立的网站更令人眼花缭乱,科技概念炒作惊人。

 

吴家玮认为,这既反映了港人对发展高科技产业的期盼,也反映出一些人急于借此实现高增值的浮躁心理。香港是个商业社会,人们把利润看得较重,加上港人头脑一向灵活和实际,只要有机会赚钱,总是快人一步。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赚取快钱的心理。一些人宁可在股市玩科技概念,一掷千金,在所不惜;却不愿在开发科技成果、发展科技产业上作出投资。现在香港科技概念股炒作成分过高,会影响真正有技术实力的科技企业的发展。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时代,人才、资金都在寻求最佳出路,香港正面临激烈的竞争。机遇稍纵即逝,不克服这种赚快钱的心理,会误了香港的鸿图大业。

 

吴家玮爱国爱港。他认为,只要愿意扎根下来为香港服务的人,便可以称为港人。一九九三年,他被聘为港事顾问。后来,又担任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预委会委员。一九九五年底,他又被聘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吴家玮小时候最喜中国文学和历史,并常写新诗。当时由于家教严,他很少有机会出去玩,只能在家里看书。他回忆说,十岁前就已看遍中国古典小说名著。后来,由于家人极力坚持,他方放弃文学,改学理工科。吴家玮有一个幸福的家,妻子罗永清早年赴美学医,后为丈夫安心事业,无后顾之忧,遂忍痛割舍专业,主持家政。他们的一子三女目前均已成材。吴家玮对妻子深怀感激,他常说,在成功的男人前面,必有能干的妻子在引路。

 

吴家玮对世界资讯科技的发展了若指掌。他认为,资讯科技的发展,脱离不了微电子科技和材料科技。香港要发展资讯科技也要兼施,在开发商业软件的同时,必须注重硬件的开发。世界上资讯科技领先的地方,哪有只搞软件不搞硬件的?他恳切地说,高新科技的发展需要着重整体和全面,不能单靠一点一线,要有长远的观点,不能急功近利。香港在这些方面起步已经较迟,不能再有任何大的失误。港人应当头脑冷静,认清路向,为发展高科技、高增值产业取得深广的视野,制订全盘性的策略,厚植基础,再寻求突破。香港发展高科技、高增值产业的牵引力还需加大,吴家玮认为,特区政府的主导作用还应加强。他建议特区应尽快设立独立的科技工业司,起用专家,以加强筹划、引导和支持。香港发展高新科技任务迫切,传统制造业(包括境外投资)必须进行技术革新、现代化的高科技企业亟待引进及开创,服务业的科技运用成分必须大幅度提升。他说,这需要一批懂科学、有眼光的企业界人士推动。然而,香港老一辈企业家的知识结构难以调整,新一代的知本家队伍还未成形,市民的整体素质也亟待提高。

吴家玮讲知识经济以人为本。香港引进优才工作已经开展,但更应注意发挥本地人才的作用。香港的8所大专院校有一支数量可观的高精尖的教授专家队伍,每年培养出的合格的科技和管理人才数以万计,只是缺少一批有科技工业经验的中年创业人才。只要特区出现更好的工作环境、文化环境,内地优才和海外的华裔中年人才也会前来。有了这样的环境,外来的和本地的人才和睦相处,必能发挥群聚效应,科技成果会不断涌现,香港的高科技、高增值产业真正得到发展,香港必能真正走向知识经济社会。

 

从港科大校长任上退休,吴家玮更关注深港合作特别是深圳高等教育的发展。本月13日他做客南都公众论坛,畅谈港科大的创办和发展对筹建南方科大的前车之鉴。吴家玮以72岁高龄,在台上站足三个小时。他的热情和魅力,让观众印象深刻。

香港不争气,12年来没什么发展王荣是个真博士,我相信他会支持南科大发展朱清时这个校长不好当”……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褒贬人物、言辞激烈,儒雅的外表之下,是一个率性又尖锐的吴家玮

他说深圳至少要有810所大学;他说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因为他们扎堆大城市;他说大学是城市发展的主动力之一,但大学定位不能和城市定位太契合;他说内地很多大学城都很失败,是地产商在圈地……每次讲起他热衷的话题,吴家玮的话总说不完。

Hands on the present and eyes on the future.这是吴家玮常说的一句话,他想了想,用一句精炼的汉语来翻译:立足于现在,着眼于未来。

 

香港缺乏创新能力

港人治港12年来,香港有很多发展的机会,但我们没有把握住。香港政府的领导应该要有远见、有视野、要往前看,要在国家、地区的发展中明确自己的定位。深圳发展很快,对香港很愿意帮助,香港不进则退。

当年全国各地都在讲科技,我以为香港对于科技创新已经有共识了,没想到经济转型变成口号,到今天还是这样。香港以前的发展,靠的是中国内地30(19481978)的自我封闭,充当的是走单帮的角色,左手进右手出,眼光很短浅。时至今日,香港还是倚重金融、旅游、物流,还是没有发展科技创新。但现在内地改革开放,香港作为中介的优势早就没有了。所以说香港根本没有进步。

香港根本就没有定位。香港政府的执行力很强,但缺乏远见,缺乏创新能力,现在很多地方还是按照上世纪70年代的做法来做。香港的主要问题就是太僵化。

这么多年来香港都是国际金融中心。现在又多了一个上海。为什么呢?因为国家等香港发展等了12年,香港没有进步,不能再等下去了,不进则退。香港的金融能够一直维持下去吗?五年、十年内可能比上海强,但以后就很难说了。

其实港人治港这12年来,香港有很多发展的机会,但我们没有把握住。香港政府的领导应该要有远见、有视野、要往前看。要在国家、地区的发展中明确自己的定位。

 

发展科技产业 前途所在

  1997年底金融风暴向香港袭来后,特区政府吸纳了学者的建议,采取多项措施发展高科技、高增值产业,决心带领香港实现向知识为本、多元化发展的经济转型。吴先生兴奋地谈到,一年多来发展高科技、高增值产业,已从学者的建议形成政府的构想,逐渐成为港人的共识,香港掀起了科技潮。在特区政府支持下,设立50亿港元创新及科技基金、成立应用科技研究院、建立创新科学园区、兴建数码港、创建创

...
注册或登录后查看完整内容

复旦大学砺志讲坛 人人网官方认证

8802 关注者

更多 公共相册精彩活动

【水瓶座专属】

水瓶就是这么招人喜欢肿么办~不信来相册看~

玩转人人 公共主页 公众平台 客服帮助 隐私

商务合作 品牌营销 中小企业
自助广告
开放平台

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人人公益 招聘

友情链接 经纬网 人人游戏 人人分期

人人移动客户端下载 iPhone/Android iPad客户端 其他人人产品